「你老婆怎麼這樣子?事情可以這樣處理嗎?」電話筒裏咄咄逼人的口氣,來自於一樁小小車禍的對方父親。其實稱不上是車禍,因為根本沒有碰到。只是開車在路中準備左轉時,小女生自己嚇到摔車。而且是從老婆車前經過四五公尺外才跌倒的。要是我遇到這種情形大概不會理她。老婆還很好心,沒有先叫警察,就幫忙把人扶起送醫院。也就小破皮,幫她出了四百元(小朋友身上連四百塊都湊不出來),給醫生擦擦藥就OK了。但是現今社會,人心不古,好心之餘沒有保護好自己,把電話留給了對方,你以為人家會跟你道謝?麻煩馬上就來了。
       「你是怎樣?想找麻煩嗎?」我知道這傢伙只是想藉機勒索,所以我也懶得跟他耗時間講理。結果講沒三兩句就要找我「踹共」。「可以啊,警察局見!」小人難防,我當然不可能讓這種麻煩沒完沒了。最好的解決法,就是走法律途徑。
       到了警局,這傢伙果然如我想像的那種模樣,身材削瘦,面部線條稜角明顯,一副尖嘴橫眼趾高氣昂的鳥樣,看了就想扁……。本想既然見了面先好言與之談談,但是這傢伙反正就是橫著來。那我也只好豎著頂回去,幾番言語交鋒,吵來吵去,也沒敢罵什麼(有夠無聊),誰會那麼笨在警局公然侮辱別人。他很橫,我也不想對這種人退讓。

       警察先生做筆錄時,耐心的聽他女兒描述過程,一聽到他女兒說「沒有撞到」,楞了一下。詢問:「既然沒碰撞,也有把人送醫,不涉及肇逃遺棄。那麼請問您的訴求是什麼?」「你是警察還是我是警察?你要教我啊?怎麼問我訴求是什麼?」……夠瞎了吧。警察:「不是,先生,今天你要告人家肇事,你要有證據!你不在現場,妳女兒又說沒有撞到,那你要告什麼?」「你們警察怎麼辦事的?她開車開太快,害人嚇到跌倒,當然要負責。」警察先生:「好,那您想要怎麼跟法官說?你說嚇到,怎樣證明被誰嚇到?驚嚇指數是多少?」(警察先生好幽默,還驚嚇指數咧)。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他其實是想說「包個幾萬塊紅包來壓壓驚,這件事就算了 。」但是不能講,說出來的話,勒索罪馬上成立。
       警察先生最後沒辦法,拿出三聯單,依事實填寫,請他在筆錄上簽名留資料。「我不簽!我幹嘛要簽,我又不是犯人!」……不知道他在心虛什麼。後來跟其它在場的警察吵了起來,對警察吼:「你叫什麼名字?編號幾號?」……真的是電影看太多秀斗了。「警察這樣當的啊?我要申訴你們……」,那傢伙一邊嗆一邊拖著女兒離開警局。
       其實那個時候我非常想先跟他到外頭解決一下,雖然未必能討到什麼便宜,但確實很想打打看,即使被打趴也沒關係。被人打趴會更刺激我學武的動力,況且在警局也不太可能被打死。當時的半吊子功夫,可以說不知天地高厚。但是至少我的膽氣壯了,所謂「一膽、二力、三功夫」。換作是現在的程度,大概三兩下就可以解決他。不過我現在反而比較沒有想與人動手的慾望,或許是因為當自己胸有成竹時,對方也能夠感受得到,無形間降低了彼此間的暴戾之氣。當然學武的人都瞭解,平時就要準備好,在鍛練身體氣息的同時,早已預先想過如何應對各種突發的情況。這個世界還是存在不少看得到、遇得上的危險。警察救不了急,自己必須好好修練,每日進步,時日久了自然具備一定的禦敵能力。形氣顯於外,別人多少能感覺得到,就不敢輕易的動手。但是換個角度想,我不就沒有扁這類混蛋的機會了?又怕死,又想打,還真是矛盾啊。
附註:練武真的只是為了應急防身。虎不敵猴群、暗箭難防。任你功夫蓋世也別張揚惹事生非的好。看看這每天在各地發生的新聞。成群結黨很威?等你落單人數居下風無防備時,就有好戲看。結果一派住醫院,另一派準備蹲苦牢,喜歡哪一種?這就是為什麼我說怕死的原因,呆子才讓人生毀在這種鳥事上頭。
〔自由時報記者何宗翰/苗栗報導〕育達商業科技大學2名男學生與2名友人日前吃宵夜被跟蹤、圍毆造成2重傷、2輕傷案,案情出現大逆轉!兇嫌之一黃俊憲昨晚到案說明,指雙方是因為女孩子的事結仇,被害的4人疑因前往幫友人談判助勢砸對方機車,落單後被報復。

 

被人打成重傷的育達科大學生賴彥成日前向警方說,3月30日晚間與友人徐夢麒陳錦和、蔣俊弘吃宵夜返回苗栗市途中莫名其妙被跟蹤、圍毆;但警方調查後發現,當晚是徐夢麒聯絡其他3人,指胡姓友人的妻舅和人有糾紛,要去竹南幫忙「談事情」助勢。

警方調查,當晚賴彥成等4人由陳錦和開march轎車,在銅鑼鄉銅鑼公園和其他6輛車、約12人會合,有人還準備3根角鐵,放在陳錦和的轎車上,角鐵一端並纏有黑色膠帶,顯然是要做為武器之用。

雙方相約在竹南運動公園停車場談判,因為對方沒出現,後來各自離開。沒想到他們的march轎車落單後,被黃俊憲這邊的人開車與騎機車盯上尾隨,誤進死巷後遭圍毆報復。

創作者介紹

中醫寶

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