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的遵行有它一定的法則,不會因為賢能的堯而存在,也不會因為暴虐的桀而滅亡。用合乎禮義的行為來適應它就能吉祥,用不合乎禮義的行為來適應它就會得到凶災。
       增加農桑的生產而節省日常用度,那麼就算上天也不能使人貧窮;治生之道完備而動作合乎時宜,那麼就算上天也不能使人生病;行為依循禮義而沒有差錯,那麼就算上天也不能降災禍給人。所以水患旱災不能使人饑餓,寒冷嚴熱的變化不能使人生病,祅怪不能使人不祥。
       農桑荒蕪而日常用度奢侈,那麼就算上天也不能使人富有;養生之道疏略而動作違背時宜,那麼就算上天也不能使人安好;行為違背禮義而胡作非為,那麼就算上天也不能使人吉祥。所以水患旱災還沒有來到就饑餓了,天氣寒冷炎熱的變化還沒有接近就生病了,祅怪還沒有產生就不吉祥了。
       所接受的天時和治世一樣,而所遭受的殃禍卻和治世不同,這不可以埋怨天;是人的力量使它變成這樣的。所以明白天道人事的職分,就可以算是一個聖人了。
    

[原文]

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應之以治則吉,應之以亂則凶。彊本而節用,則天不能貧;養備而動時,則天不能病;循道而不貳,則天不能禍。故水旱不能使之饑,寒暑不能使之疾。祅怪不能使之凶。本荒而用侈,則天不能使之富;養略而動逆,則天不能使之全;倍道而妄行,則天不能使之吉。故水旱未至而饑,寒暑未薄而疾,祅怪未生而凶。受時與治世同,而殃禍與治世異,不可以怨天,其道然也。故明於天人之分,則可謂至人矣。

創作者介紹

中醫寶

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