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庚寅年六月天,一如往年的盛夏炎熱。在書本上下的功夫不足以通過這次的特考,肩膀上還留著搞籃球場的疲憊,總算是完工了,算是達成一個小小願望。這陣子從早到晚推砂拌水泥,才深刻體會做工人的辛苦。距離明年特考還有一整年,一時間好像已沒有什麼重要的事做,但也不能學樹上的蟬兒一般,乘著樹蔭茲~~茲~~叫混日子。

       愛打籃球,講到籃球畢竟是個靠身高的遊戲,身材輸人,原本靠速度與準度,搭配一位高度還可以的朋友,就可以跟人鬥鬥。現在一遇上身材佔優,且年紀較輕的小伙子,輸的機會就多多了。有時候還沒開始,看到對方囂張氣盛的模樣,心裏就先膽怯。總是不能老被人壓著打啊!要怎麼才能改變這種狀況……靈光一閃!學武術!找一個可以增加自己力量並且能夠以小搏大的功夫。合氣道應該可以,很早以前我就想學合氣道了說。

興建籃球場1  興建籃球場2  興建籃球場3

       查google「合氣道,在台中、台北有道場可以學……」太遠了,開車的時間及油耗太大。「桃園、中壢這一帶搜尋不到您要的資料…」唉!那暫時也只能算了,天氣這麼熱,快點吃飯,下午還要當小工,幫媽蓋車庫。
       把老婆昨晚準備好的菜熱一熱,邊吃飯邊聽電視「嶺南洪拳,傳說是洪熙官……打架一向是力大的打力小的,身材較小的要如何以小搏大……」以小搏大!節目裏的這句話敲了一下我的腦袋。這就是我在找的東西!「……利用旋轉的力量,洪拳以紮馬來鍛練下盤,強調力從地起……」拳理講得很清楚,我聽得興緻盎然。記得整椎的吳師傅兩個小孩都在練少林拳,改天去找他整椎,順便問問有沒有教洪拳。
       三天後趴在吳師傅的整椎床上。「洪拳啊,我不知道捏,他們有少林拳、太極、功夫扇、十八般兵器,洪拳不知道有沒有。」吳師傅邊施手法邊講著。吳太太:「我女兒練得不錯,還被師傅點名去比賽喔!」「這麼棒啊?那麼他們上課的時間呢?」「好像是每週三天早上五點多開始,練兩個多小時……」早上五點?還可以啦,要也是爬得起來。不過如果沒教洪拳,好像又不太對味,回去網路上再找一下好了。
       網路上資訊很多。要學洪拳的話,中壢龍潭都有,有的好像是陣頭。舞獅,順便跳七爺八爺、電音三太子。我不喜歡。嗯?這個「長洪武術學會」好像規模比較大,北中南都有道館。總館的網站內容雖然不多,但是看起來架構比較完整。而且在中壢就有一個訓練所,很近嘛!週一也就是今天晚上有開班,找老弟晚上一起去瞧瞧,老弟也很爽快的答應了。
       晚餐吃完,匆匆趕到中壢市義興里活動中心二樓……。怎麼沒有人?一樓禮堂裏有一群練國標舞的歐巴桑,空氣中飄散著濃濃香水與汗水混雜的氣味。怪了?沒看到有人在練功。走到旁邊的公園,有一群人在做操,有的人身上穿的衣服像是功夫裝。啊!是了!上頭繡著「長洪」兩個字。先在一旁觀摩一下……。十幾個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看起來不怎麼強說……心裏有點猶豫。俗話說:「盲拳打死老師傅」用來取笑某些中看不中用的中國功夫。眼前這一群甚至還不怎麼中看,倒像是個父母陪練的夏令親子營。

       但是如果不跨出第一步,那就什麼事都做不了。還是先練練看吧,反正目前也沒有別的選擇。趁著練武人群的休息時間,詢問如何參加,當下也就報了名,立刻一起練習。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老弟腳上踩的還是雙藍白拖……。
       團練結束後,帶著一身的汗、一雙發痠的腿,及滿腔成為武林高手的希望,充實的回家。沒有想很多,只有一種從小看武俠片的幻想,竟然真的開始被執行、開始要實現的喜悅。當然後來持續練下去的所發生的狀況,與這幻想完全不一樣……

創作者介紹

中醫寶

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