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參加氣功課,提早半個鐘頭到中壢的集合地點,一行十幾個人分別搭兩部教練的車上台北。天候濕冷有點塞車,車上兩位教練一直聊著關於武術學會的種種,也講了一些他們覺得好笑的笑話,雖然有時因為感受不到笑點仍要笑兩聲而有點尷尬,但是一路上的氣氛非常輕鬆愉快。其間自然也免不了對總教練的「神功」吹噓一番。如果不是已經習練了一段時間,必定會以為兩位老人家又在造神了。關於氣功的種種「神蹟」,從課堂及網路上早已聽聞許多,不過凡事眼見為憑,沒有親眼親自體驗,講起來總是虛虛的。
       一腳踏入咱長洪武術台北市的總館,人很多。以目前長洪武術學會的規模來說,總館的場地感覺有點小,有點擁擠。許多高手模樣的師兄姐隨意交談著,當然有更多如我一般踏入武術之門不久的,戴著一張好奇臉孔四處張望。畢竟今天要上的是「基礎」氣功課,許多人都是第一次來到這長洪武術總本部。

       兩個多小時的課程,總教練基礎氣功的授課內容,與其著作「武術的生命力」並無太多不同。示範的功夫我見到的是「深」,尚未到「神」的地步,但是我一點都不覺得失望。今天是來學氣功,並不是來看魔術表演。能夠讓我釐清靜態文字中的盲點,並且親眼看到氣功實際能達到的作用,就很足夠。最基本已經讓我瞭解練氣功的理由及目的。

「找丹田取重心」:

       未經過鍛練的身體,力量是分散的。可以想像自己單腳站在橫槓上的感覺。由於力量上浮且分散,一會兒在左一會兒在右,人也就跟著東搖西晃,很容易就掉下來。人體的重心在於丹田,丹田是上下半身結合的位置。穩住丹田,把身上分散的力量集中,像不倒翁一般,把力量都凝聚於丹田,重心就能穩固。重心穩固才能集中力量。

       一百公斤的岩石與一百公斤的棉花重量一樣,但是一頭撞上岩石與撞上棉花那可就差很大。如果把百公斤的岩石打散成百公斤棉花的體積,那麼岩石也將變得軟棉棉。同樣的,把棉花加壓,使它的密度和岩石相同,那麼棉花也會和岩石一樣堅硬,這就是力量分散與力量集中的差別。我認為這也是教練常說「要用丹田打人」的意思。不是叫我們挺肚子去頂,而是要把全身的力量,經由練氣方法凝聚於丹田部位,力由丹田發出,就等於每一擊都是用全身的力量去打。對方若是只用到手腕手臂的力量,自然無法防禦我們的攻擊。

未經鍛練的力  
未經鍛練身上每一個關節肌肉都卡力
經過鍛練的力  
鍛練鬆開三關九節,使力量集中。紮馬主要也是在練氣、練重心

「從無到有到養」:

       每個人都有丹田氣,只是有大有小。找到丹田重心所在,穩定它,慢慢培養壯大,需要時才有辦法拿出來用。鍛練的方法從呼吸吐納開始。首先要把平常習慣的胸式呼吸,轉變成腹式呼吸。就像唱男高音吸氣吐氣都必須經由腹部丹田,而不是用喉嚨嘶吼一般。今天所教的三個練氣法,我平時的練習有一些細節錯誤的地方。例如:吸氣時雙手上抬兩手掌一定要平。到胸口往上翻推及往下吐氣,要含一下身,讓氣無阻礙的通過。用輔助動作時,不可低頭彎腰。身上的每一節肋骨都是一個關卡,總之以氣息通過體三關時,必須穩定,不可有阻礙感為準。
       相較於一般師傅強調氣功的神奇,我覺得總教練反而不斷的在告訴學員氣功的「不神奇」。每回輕鬆的把人摔倒或是震開數公尺後,都會仔細的解說每一個動作。強調這是重心穩固,與對手合力然後拆解對手重心的結果。每個人只要正確的訓練,假以時日就可以做得到。武術並非空泛的玄學,武術是門可以實踐,非常科學的理論。所以總教練不斷的提醒「有練就有」「現在你做不到是因為你練的不夠」,重點在於用心與恆心。其著作更是三不五時強調長洪武學是生活武學。要推動武術生活化,使武術融入我們的日常生活,而不是把它神化。希望更多人因此能夠投入傳統武術的修練,一起感受武術在身心各方面所能帶來的好處。

創作者介紹

中醫寶

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