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只要是走過完整中醫系統的,無論是循特考、走學院;無論已成中醫師、仍是學生或學徒。一定和我一樣,對於中醫裏所謂「經方派」的渲染狀況感到傷腦筋。而此種煩惱,並不是個人利益,而是悠關每位患者的健康,甚至影響到目前已露出曙光的中醫發展。 
       自古所謂的「經方家」其實就是「傷寒家」,也就是治病"幾乎"完全以張仲景的傷寒論雜病論為依歸。這一點,所謂的經方家並不否認。每位學中醫的都知道。目前中醫佔比重最大的內科學,就是由傷寒雜病論與溫病條辨所構成。「傷寒家」偏執一方的謬誤,前文已述及,我想也不用說太多。其實某些人去宣傳經方家,對於中醫界的其他人的利益,其實是有利無弊的。

       今天無論中醫特考出身;中醫學院出身,有哪一個人只研究傷寒不理溫病?或研究溫病不管傷寒的?事實上經過這些人的宣傳,增加了一般人對於中醫神奇的想法,生病看中醫的人會更多,也就是上門的客人會更多,是否我們就不該去攪這池春水了呢?敝人認為不然。
       中醫是整體醫學,本來就沒有分科。某些人硬是因為觀念偏執,或者所學不深而抓住一隅,卻又去抵毀其他三隅。尤其是一些只修16個學分,連考試都不用,就可以拿到中醫執照的西醫師,其實只學到中醫典籍中,分類最有規則內容最容易讀的"傷寒論"。然後再把冠冕堂皇的「經方家」大帽子戴上,以求患者的信任崇拜。
       在許多討論熱烈的討論區中,看起來最有道理的是這句話「管他什麼家,只要醫得好的便是好中醫」。句子的邏輯合乎道理,但實際上卻是很無聊且危險的一句話。在實際生活中,一旦我生病了,尤其是急性而且嚴重的 。我總不能拿自己的命去給醫生試,試成了,喔,好醫生。試不成呢?五百年後是好漢?
       現在網路資訊發達,選擇中醫師前,一定要先做個簡單的瞭解。先要認清,既然「傷寒家」以傷寒論為治病法,那麼會治的就是寒病,主要是受到風寒而造成的病。別的病就不大會是他的專長,因「風寒」而起、而衍生的病給「傷寒家」治,就合拍。好比西醫的分科,總不會腿骨折卻去掛腸胃科吧。西醫掛錯科會幫你轉診,中醫師可不會,尤其有偏執的人不會認為自己有錯。所以說,如果你得的是熱病,溫疫類的病,這種病,通常是熱帶地區才會有的。例如SARS、腸病毒、登革熱等等,那麼就不能去找「傷寒家」治。以SARS為例,經方家說用大青龍湯。SARS的人會出汗發高燒,乾咳。大青龍湯的作用會發汗(燥上加燥),退燒只用石膏。你有膽就抓一個病患去給他們試試,不死我就不相信。也可以在網路上搜尋「SARS.大青龍湯」及「SARS.桑菊飲」。你可以查得到,說用大青龍治SARS的,多是紙上談兵,但在台灣有不少例子的SARS病患是用桑菊飲類藥方治好的(某些知名的,例如董延齡中醫診所的院長則使用銀翹散加減。都是實際運用「溫病」方子救人活命,而非僅僅掛嘴上托大
       簡單的熱病如何判斷?在台灣屬濕熱氣候,所以感冒的人有許多都是一開始便會喉嚨痛,扁桃腺發炎。大多數是溫病才會有此證有「傷寒家」說這是特例,真是見鬼。連經方家祖師爺張仲景住在北方黃河流域,都替溫病做了定義,當作沒看到嗎?)你請你的醫師去翻翻傷寒論,有哪一條寫著,初得病便會咽痛喉腫的?完全沒有!既然沒有,那你還硬要套用「傷寒論」上的藥方,這不是在試藥害人?
       所幸,今日號稱自己是經方的名中醫師,就僅有倪海廈先生,其他的要不是倪先生自己幫他們套上,要不就是一些西醫轉中醫,僅學皮毛的醫師,甚至是網友自行歸類尤其是在大學裏教書的。絕大多數有口碑的中醫師,都不會設限的將自己歸類分科。若不放心的話,求診前稍稍詢問一下,或者打聽該醫師使用的藥方,大概就可以得到確認。
       學中醫的所擔心的是,一般人不求甚解。尤其在台灣,生了屬於熱證的病,懷著滿心期待去找自稱經方家的醫師。結果沒把病醫好,沒死算命大。但從此對中醫失去信心,對中醫的發展就成了很大的傷害。
附註一下:『經方』這兩個字是幾百年前,中醫發展起派別爭論時,傷寒派醫生使用的名詞。幾百年後的今天,若要講「經方」,應該要包含金元明清以來,中醫經典中所有前賢嘔心瀝血實踐記載的方論。現代人類移動迅速頻繁,如果只停滯自滿於千百前年黃河流域的藥方,要怎麼跟疾病打仗?
ps.驟聞倪海廈先生已於2012年2月份過世,「享年」59歲(上文是我2008年po的)。新聞稿引述自其家人,不是因為癌症,也不是意外事故。以一位中醫底子的人來說,並非特殊事件卻只活到59歲。遠低於一般人的平均壽命,其人其術必有疏漏需補失之處。在這世界上奮鬥的人誰不辛苦?別像西醫一樣,老是拿過勞當早夭的藉口。因病求醫的人好好思考自己該找哪一類醫生,才能讓您疾病得治、健康長壽。而頂著經方大帽子的醫師們,更應好好檢視這種不論地域天候如何變化,一味使用「傷寒」方子的方式,是否正不斷虧耗自己及患者的真元。會否哪天也同樣一覺見不到天明?

創作者介紹

中醫寶

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留言列表 (29)

發表留言
  • zen
  • 您好,

    分析的很好, 基本上同意你的觀點, 但仍然有二個問題, 需要進一步瞭解:

    1. 我想無論是哪一派的中醫, 應該都是辨證論治, 請問經方家在治療SAR時, 除了用大青龍湯(無汗)之外, 若是遇到有出汗的, 是否有可能會用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來治療呢? 個人相信是有機會的。

    2. 第二個, 我相信溫病學是有其獨道的見解, 但在中國歷史上, 傷寒雜病論流傳到清朝前, 也有1500年以上, 這段期間是沒有溫病學的, 但是一定也有溫病的發生與治療, 那麼古代醫家又是怎麼去治療這些溫病的呢? 相信一定也有一些方式才對。

    以上為個人淺見, 還請多多指教
  • 自醫聖仲景立傷寒論之後,直至今日,哪個中醫家不是仲景學徒?你是,我也是。隨著習醫之人漸多,及擴展的疆域漸大,醫家面臨的病症種類也愈發的多,譬如遇上了如sars這樣的瘟疫,辯證之後必然如你所述:大青龍湯可以嗎?麻杏甘石湯可以嗎?或原方或加味或減味,大家都在試,可以就把它記下來,不行就另外尋找藥物藥方,經過1500年醫家依實際經驗刪補其所不足,有了許多新的驗方,及各種論述記載。溫病條辨只是其中一本,溫病條辨第一方不也就是傷寒第一方的「桂枝湯」嗎?正如同仲景傷寒論乃是集秦漢之前諸醫家所成是一樣的。說1500年沒有溫病學,那也可以說仲景之前沒有傷寒學嗎?東漢以前的人傷寒病,沒有仲景的書就不用醫了?頂多只可以說沒有這個學派罷了。溫病條辨出書以前,以溫病原則治病的人多矣,同時遇上傷寒自然也會以傷寒論的原則去治,並不抵觸。反倒自倪海廈先生一言後,突然出了一群人,要將中醫1500年的努力丟掉。而因偏傷寒的治則,去給他醫的人,出現了有效無效極大的爭議。學醫的人不該自限,而尋醫治療的人,命在自己手裏,沒有讓人家try error的本錢。至於麻杏甘石湯是否能治SARS,可以從天時之衰旺、再從人的脈證及拆解藥方結構藥性來講,因不曉得您的背景,冒然回覆恐失猛浪。在溫病的諸家著述中,有許多關於治療瘟疫的記載,而傷寒中是沒有的。簡言之,溫病用溫病治則去治,傷寒依傷寒治則去治,溫寒之外,不同的病因有不同的治法與驗方,醫書也不是就這兩本而已。已經有數千年這麼多前輩臨牀經驗的東西,就沒道理自己重頭拿病人的命去試。

    岡子 於 2012/05/31 06:59 回覆

  • 悄悄話
  • 訪客
  • 冒昧請問一下,可不可以請您推薦高雄市的中醫診所。
    「術後調養」----服用tamoxifen 後忽冷忽熱,嚴重影響睡眠,
    但在網路上查了一下,
    口碑好的都集中在中部以北,
    所以冒昧請您推薦高雄的中醫診所,不知您有沒有認識的同行可推薦?
    (有健保、本良心的即可)
  • 是有認得在高雄的中醫師(我老弟的同學),但我覺得觀念走的是西醫那一套,我怎麼可以推荐一個自己都認為中醫不治病只調養的"傢伙"給您呢?
    或許您可以參考曾在這兒留言的「本末中醫」--台南。要不就在您治療院所的中醫部找醫師。現在不是都在搞中西合作治療?同在一家院所,如有任何問題該院就沒藉口可推辭了。
    (因藥阻斷了女性生理該有的規律,產生各種不舒服。找了中醫通常會設法恢復身體該有之功能,如此又與西藥阻斷劑的作用互相矛盾。回診時,西醫說被中藥干擾,中醫說西藥傷害,患者當如何自處?--建議您在找醫師前或者與醫師討論後,能下決心專注接受單一邊的治療,否則卡在中西治則的矛盾上真的很難辦。)

    岡子 於 2014/05/12 12:47 回覆

  • 感謝回覆
  • 真是感謝您願意撥空回覆。
    讓到處搜尋高雄中醫的我們有了比較明確的概念。
    後學還有以下問題拜託:
    一、您說的「本末中醫」--台南,我試著搜尋了一下,
    不知是不是對介面不熟(很少用pixnet),無法順利找到,
    您指的是在台南開業的中醫嗎?
    (若是的話地緣關係也很難二地奔波就診,
    因工作時間關係,只能優先選高雄的)
    二、的確已在治療院所的中醫部就診過了,
    吃了四個月的藥,效果實在不彰,所以想另找過。
    三、依您的熱心解釋,tamoxifen及諾雷德只要不停止服用,
    中藥就幫不上忙,
    中醫所謂「術後調養」因為受阻斷劑影響,看了也是白看,是這樣嗎?
    可是停止服用就等於是將術後的調養賭注放在中藥?
    我們很難冒險作取捨,
    不知如何是好,哎。您願意再多給點相關的建議嗎?
  • 您好:用google搜,「本末」是間在台南的診所。有FACE BOOK。
    並不是講中藥一定會受阻斷劑影響,而是說治療原則互相矛盾。
    那顆西藥吃下去,比如說月經停掉了。出現西醫講的更年期現象,情緒差、胸悶、冷熱不調、失眠、甚至幻覺什麼的……。要解決這些間題,中醫必須用藥來恢復原來規律的週期,與西藥的功能不就相抵觸!那怎麼辦?結果只能開些無關痛癢的輕藥給您。

    岡子 於 2014/05/12 23:22 回覆

  • 補充
  • 可是若停了tamoxifen等西藥,
    那忽冷忽熱的症狀應就會好了,
    就不需要尋求中醫改善,
    就改成尋求中醫取代泰默西芬的功能,
    是這樣嗎?
    謝謝您。
  • 完全不是這樣。泰默西芬的主功能在抑制女性賀爾蒙運作,其副作用皆因此功能而致。換成能抑制賀爾蒙的中藥又有何意義?一樣會使您女性生理規律混亂,產生類似更年期但比之嚴重許多的症狀。
    依您的狀況能做的選擇大概只有兩種:
    一、繼續接受您現在西醫的治療,挺過這段時期直到他告訴您痊癒為止。別對這段時間找的中醫存有太多希望。痊癒後再認真把虛弱的身子骨調回來。
    二、不再用西藥,完全以恢復體功能、恢復健康為目標找中醫。(其實我心底認為一開始已經走西醫路線的朋友,除非目前身體已挺不住,否則多只能選擇「一」。)

    岡子 於 2014/05/12 22:59 回覆

  • 如果您是在南部開業多好......
  • 看您的留言,
    就可知您是位有熱忱的中醫師,
    懇為了素昧平生的網路訪客解析與回答,
    看過之後才了解為何看「術後調養」的中醫不見效果,
    也為家人作了心裡建設,
    (會依您的建議再試試本末中醫)
    泰默西芬等西藥,術後控制賀爾蒙服用的年限是五年起跳,
    甚至十年,
    看來只能忍著暴冷暴熱度過未來的五年了。
    您「有問即回、回覆衷懇」的風格,
    讓身為「路人甲」的後學,銘謝於心。
  • 我並非中醫師,濟世救民的事情留給更有心有能力的人做,能敲敲邊鼓有所幫助已經很快樂了。也感謝您願意耐著性子理解現實醫療環境中的難處,相信會有利於您往後與中醫師之間的溝通。預祝順心,早日取回該屬於自己的健康。

    岡子 於 2014/05/13 15:19 回覆

  • Reynold
  • 初感冒就喉嚨痛是麻附辛湯的證, 敝人用此帖無一不效(兩天內痊癒)。傷寒論不是表面講的傷寒, 裡面有治溫病的方藥, 難道您沒看見小柴胡湯、小陷胸湯、葛根芩連湯、黃芩湯......等嗎?很多看似溫病是因為裡寒致使陽氣浮越出來,伴隨陽邪陰邪在裡互相交纏作怪,導致發熱(有時伴隨畏寒),總的根本原因是陽分之正氣不升,使邪不得散而演變成鬱結發熱。
    傷寒論很多方藥便以扶正(陽)治本、卻邪(陰、陽)治標來論治,如果您不能深刻了解每味藥性及傷寒論整體能量導引的精神,那麼就不能理解為何敝人可以"用麻附辛湯治癒您所說一感冒就喉嚨痛"所代表的內在意義, 更不用說傷寒論(含金匱)不只是治傷寒而已。
  • 初感冒喉嚨痛鐵口直斷:用麻黃附子細辛湯?真厲害!若因風寒濕雜揉為病的「人參敗毒散證」也會喉嚨痛啊?還有其它的……好!好,隨便你,您愛綁經方就綁經方,愛把所有問題都用傷寒藥方去套就去套。或許可用真名留言,只要是能造福患者的醫師留言,即使是廣告、宣傳我也不會介意。但沒興趣作無謂爭論,它處多的是讓您發揮的討論區。
    正如許多學西醫的也說他用普拿疼、斯斯類藥物可以「治好」感冒喉嚨痛啊!我知道那種「治好」並非事實?斯類人何其多?難道我得一個個跟他們吵。我還是省省吧!

    岡子 於 2014/12/19 13:05 回覆

  • Reynold
  • 在下並非中醫師,只是過去身體不好,因緣際會之下開始鑽研中醫,後來學有所成也是為了自身及家人健康,診斷開藥也僅限於親朋好友,會看到您這一篇,也是因為在搜尋中醫相關參考資料才點進來,沒辦法您的標題實在是太吸引人XD
    另外一開始感冒就喉嚨痛表示少陰受邪,此人感冒才開始就直入少陰代表身體寒氣頗重,因此用細辛與麻黃加強少陰能量,並在通過細辛引經之下麻黃便能驅散少陰經的邪氣,且因為有附子在坐鎮,腎陽得到了加強護住了正氣不,因此三味藥缺一不可,要加減或調整比例基本上要看有無其它并證,否則一開始就喉嚨痛的感冒沒有比這一方更好用的了,您說的扁桃腺發炎也屬少陰區塊的虛弱,因此也會有效,但也許可視情況加一兩味作為輔住,但不可超過原方三味藥各自的量,否則就可能偏於少陰經之外甚而產生不必要的副作用
    敝人只是稟於分享心得的心情與您討論,並沒有要打廣告的意思,在下與親屬朋友受惠於經方良多是實情,因此才特別有感於內。您若能將所謂經方看成是一種用藥的基本精神與法則理路,而非只看成一兩百首的傷寒雜病論,那麼就可以將之內化成自己無以計數的經方,您將深深感受獲益匪淺!
  • 自古習醫者受仲景方啟發多矣,因此學中醫者皆奉之為先師,將其用藥之精神與法則奉為規臬,後學也是。君可看網友詢問冬日應備良藥的回答:參蘇飲、小青龍、麻黃附子細辛、大青龍可見一斑。大伙早就受益匪淺了。(上篇回覆所提的人參敗毒散,其組成就是標準經方)。
    但多數自詡經方者將所有症都當成因寒而致,拿藥方去套。一講到溫病就白虎湯、小陷胸、小柴胡……?(傷寒百來方,溫病就兩三方?難道外邪就只有寒,沒有溫邪、熱邪、濕、燥邪?熱邪都當成因體陽抗寒而起(思考中醫作者這樣講,讀者就這樣信)。
    各種外邪入人體後都會與傷寒一樣有各種傳變,仲景的偉大就在於提供後進者您所說的理路去對證處理。而非都從傷寒的藥方作出發、作演變。
    外感喉痛有屬少陰虛少陰受邪、火不歸元而致沒錯,但誰規定一定是這樣?確實有溫邪所致的「銀翹散證」(例如SARS)「千金葦莖湯證」(例H7N9),熱毒的「普濟消毒飲證」(例腮腺炎),風寒暑濕的「人參敗毒散證」(例腸病毒)……。哪這麼好都可用麻黃附子細辛湯去套、去作加減。沒搞清楚,將熱病用散寒邪、溫脾溫腎的藥去治,即使後來痊癒了,這真的是治好的嗎?還是如西醫一般,其實是把身體愈搞愈差而不自知。

    岡子 於 2014/12/21 09:43 回覆

  • asabuchi
  • 如果前面病友有緣份看到....

    我長期在本末中醫調養身體, 診所有許多從北部(台北!)甚至東部來的病人. 如果你在高雄, 跑幾趟台南應該是值得的.....
  • 只要是好醫師,自如風吹蘭杜……。

    岡子 於 2015/02/22 10:47 回覆

  • 雅
  • 請問您有在教學嗎?
  • 沒有哪。沒那本事及熱忱。

    岡子 於 2015/09/11 21:52 回覆

  • 雅
  • 是這樣的,我自己看書也看不出所以然來,星期日那天頭突然很痛怕風,用吹風機吹出汗有好一點但還是難過,就迫不得已吃了止痛藥,雖然沒那麼痛了但還是漲漲的,晚上整夜沒睡,隔天還是漲,星期二就去拿中藥了,漲不見了還是微微怕風,星期四晚上鼻子就鼻塞半夜喉嚨開始很渴又痛,星期五早上就濃鼻涕喉嚨很痛又渴,這下沒去中醫診所了,去中藥店,他用小柴胡湯,銀翹散,百合固金湯還有一味我沒記得,吃了三包還是喉嚨痛的要命很想喝冰的,我看有學中醫的很多都有寫一天就好了很多,是不是這樣沒對症呢?
  • 若依個人最直覺判斷,會用銀翹馬勃散或荊防敗毒散,荊防敗毒散可能性較大。痛得受不了的喉嚨,看有雲南白藥或試試偏方香蕉沾鹽吃,看能否讓症狀減緩。
    中藥房開的三方完全是亂槍打鳥,也許原症狀減緩,但往往會產生新症狀。我知道許多中醫會寫三至四個方子來用,但仔細看一下,正確的其中多只有一個是攻病方,別的是調養方用來養元氣斷病根用。

    岡子 於 2015/09/11 22:26 回覆

  • 雅
  • 那可否給我個方子?
  • 雅
  • 對了,真的新症狀,骨頭開始酸痛緊了
  • 您好,網路上查一下就有您要的資訊了。

    岡子 於 2015/09/12 12:07 回覆

  • 訪客
  • 請問能不能請您推薦桃園的中醫師,小孩已經看了一年多中醫,氣喘未見改善,謝謝您。
  • 試試八德市春暉診所 黃章智。若有去方便的話,還請分享看診後藥方,謝謝。

    岡子 於 2016/05/28 12:45 回覆

  • 訪客
  • 非常感謝您,請問推薦黃章智醫師的原因為何呢?網路好像很少有人提起他。
  • 可以設個帳戶用密語嗎?

    岡子 於 2016/06/01 06:46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kiki
  • 我的孩子長期咳嗽應該有一年了,一直找不到原因,看中醫超過一年,最近氣喘也是頻頻發作,所以她的問題就是不明咳嗽+氣喘吧!請問您的老師是診所看診嗎?費用如何算?另外請問春暉黃醫師跟仁愛陳醫師,您比較推哪一位,謝謝您。
  • 需要與醫師溝通用藥原則,且花時間調養,而平時感冒、腸胃問題等小病都必須及時處理。所以……挑離住家較近的。春暉那位開藥應該比較接近我的老師。

    岡子 於 2016/06/14 16:30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30sthing
  • 你好,無意間逛到這篇文章覺得感同身受。我跟小孩回南部娘家時都會去本末中醫看診,醫師耐心細心的問診辨證加上精準的用藥,無論是高燒急症或是調養,都把我們照顧的很好。
    可惜是我們平時都住台北,突發狀況時也希望採用中醫治療。目前在台北有嘗試過好幾位朋友推薦的中醫,還是遇不到適合的。方便請你也推薦在台北適合三歲小孩就診的中醫嗎? 謝謝
  • 或可至仁愛醫院掛陳朝宗 醫師的診

    岡子 於 2016/12/23 10:56 回覆

  • waitingfortrue
  • 近日不知是因為喉嚨使用過度或者何原因,呈現半失聲、沙啞情形,請問是否能推薦台中不錯的中醫師呢...?
    即便是針灸之類也都可以接受。
  • 不好意思。台中的中醫師很多,但我並未有熟悉可以推荐的。還得請在地人推荐囉!

    岡子 於 2017/01/07 21:03 回覆

  • 羅凱壬
  • 請問本末中醫有推薦是哪個中醫師嗎?我長期咽喉炎 應該說已經是慢性的了 好像還有胃食道逆流的問題 鼻涕倒流 長期鼻塞 看臉書也蠻多人討論本末這間中醫的
  • 之前我只是看其FACEBOOK感覺很好而推荐,現在已經有那麼多人去過、討論,實際應該以去看過人所述為準。

    岡子 於 2017/01/12 21:28 回覆

  • jing
  • 您好,請問您知道新竹市有不錯的中醫嗎?(家有常生病的孩子想看中醫)
  • 不好意思,得請您詢問在地的比較知道。

    岡子 於 2017/01/13 09:52 回覆

  • 小中
  • ~我長期咽喉炎 應該說已經是慢性的了 好像還有胃食道逆流的問題 鼻涕倒流 長期鼻塞~

    這是外感入內造成長期脾胃寒凝所致,屬太少二陰ˊ症狀,主要還是因胃逆流造成喉管炎痛。
    治法當以半夏厚朴生薑湯,配合理中湯,建中湯,腎氣丸調治。

    鼻涕倒流,長期鼻塞,可先考慮麻黃附子細辛湯暫解,沒好,就用薑桂湯和真武湯調治。

    以上
  • 訪客
  • 請問台北文山區有可看的醫師嗎?小孩鼻涕倒流會咳嗽很久沒好,煩請您推薦,謝謝
  • 台北我目前僅建議掛仁愛 陳朝宗醫師。文山區無認識的。不好意思。

    岡子 於 2017/05/20 16: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