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經方家」這個三百年前用來做派別之爭的名稱,在接受完整中醫系統的訓練之下,早已經不該存在。僅僅抱著一千五百年前的幾本書,不屑一顧於一千五百年來至今眾「中醫家」的努力,誇大吹噓什麼病都能治。若使得一些懷著崇拜心情尋醫的病者,在未能達到理想的效果之後,從此摒棄中醫那就真的太遺憾了--門派別是為了在做學問時,能瞭解其理論核心以利鑽研,不是讓人治病時拿來死抱用。
       「海廈經方家」,在網路上有著一定的崇拜者。海廈經方家其定義為:「依據黃帝內經「為生理學,診斷學,病理學的主要標準。「神農本草經」為藥物使用標準。「難經」為針灸使用標準。處方是以漢朝名醫張仲景的傷寒論及金匱中的處方為主」。其實也就是"傷寒派",用個好聽些的名字,發表參雜許多誇大的故事,造成一般涉入中醫不深的人在網路上競相傳播。多數人絲毫不願意花時間好好去研究中醫,甚至連最基本透過自己的大腦稍稍思考一下皆沒有。盲目崇拜,人云亦云。接觸中醫若只到此為止,真的很可惜。
       說得太深舞文弄墨的,沒什麼意義。簡單的請問:張仲景先生是什麼時代的人?--東漢人,一千八百年前的人。以當時的交通來說。他一輩子走路、坐馬車能走多少地方?總是走不出黃河流域這東漢的疆域,也就是北方黃河一帶。所以傷寒論是在治什麼的?基本來說就是一本治被寒氣所傷,也就是感冒的書,所以才叫作「傷寒論」,立論感染風寒及其後遺併發證如何治療。單單治感冒及其衍生的病,就有113方。千年來,以之拯救千千萬萬得感冒的人。對比今日西醫以止咳、退燒、止痛藥,不治病而毒害大眾的假醫學來說(總是要大家打疫苗就可證明不會治),稱張仲景為醫聖並不為過。

       不過,無論任何學術絕對是後學轉精。後人承繼前人的經驗,加上自己的臨床經驗作改良,醫學才會不斷的進步。以今日來說,西醫用兩百年前、19世紀的藥給你,你敢吃嗎?用一百年前的機械幫你開刀,你敢開嗎?那怪了,怎會有人說,我們用一千八百年前的藥就可以治百病,後代眾多醫家的努力都不值一瞥?還說僅用神農本草經內的藥物就行了?說這話的人請好好的翻翻神農本草經,裏頭有多少藥物,在今日都有療效比之更好更迅速的藥物,甚至有些藥物講的跟畫符沒兩樣,給你你也不敢吃。沒有認真讀過,你又怎敢以訛傳訛四處誤導他人呢?缺德害人的事哪。即使是距今較近的清朝時期發現的藥物,現在有許多也被淘汰替換了。
       張仲景,受限於空間(北方)、時間(生命有限)。
自然他專長就是他畢生所選的研究科目:寒證系列疾病一些他臨床遇到,不屬於傷寒,又沒空去理出系統的,例如風濕關節痛、陰陽毒、瘡癰……就都歸類在雜病中。加上認識之藥物有限,某些藥物北方不生長,他也沒看過,所以許多僅標註治療原則而未處方。後世醫者才陸續找到、創建可用或更佳的方劑。

       今天我們住在台灣,距離張仲景居住地有千里遠,我們生的病有可能跟黃河流域的人都一樣嗎?那時咱這裏是蠻荒中的蠻荒之地,有多少細菌、病毒、微生物跟黃河流域是完全不同的?(會入侵人體的微生物,中醫一律稱為外邪)那麼漸漸至唐朝、宋朝、元、明、清朝,疆界才真正有達到南方,因此至金元四大家,此時的中醫才能算是真正的發達。所謂的經方家卻摒而不用?豈非滑天下之大稽?

       我高度的懷疑,某些獨尊傷寒的所謂中醫師,根本就是懶惰,學術不精。很簡單,因為在中醫書籍中,傷寒論的六經傳變,最容易讀。尤其幾十年前的中醫特考,記熟條文就能通過了。許多拿到中醫執照的,可能連最基本的醫理都不懂。用想的嘛!國民政府撤退到臺灣不久,那時候的中醫人是什麼材料?多的是跑江湖或靠祖傳藥方的術士。怎麼能跟今日多大學以上甚至特考中有碩博士的人材相比?(中國大陸更糟,從前中醫被歸於「四舊」打壓,現在中醫師地位行情仍比台灣低落數倍。)
       能簡單、有憑有據、讓人容易明白道理,才有可能把人治好,才算是真正的中醫。很幸運的,生在這個時代,學中醫無論是走學院,走自學特考(民國100年已停辦),國家幫我們選定的書目並沒有門派之別。「內經」「神農本草」「難經」「傷寒雜病」以及之後宋元明清諸家獨到之著作,也都是要學的。自古貫今,每一本書都是前賢嘔心瀝血的著作,無論贊不贊同,皆無損其價值。好的我們繼承下來,加以實證記錄並改善。所謂善繼人之志,善述人之事。非學中醫者,能夠先理解中醫之醫理所在。行有餘力,幫忙宣揚開導,往往也能在不知不覺中,救人濟世。

ps1.岡子在考檢定考的時候,也是讀遍了「海廈師」網路上的所有文章。對他崇拜至幾乎「言必稱海子」(檢定考的內科只考傷寒論)。等檢定考通過,開始唸特考一段時間,同時拜師跟診之後……對於他的觀點就覺得有必要修正。他談西醫的部份大多是對的,但對於中醫有很多部份,確實偏頗。然而對於吸引一般人踏入中醫領域,這方面的貢獻倒也不能抹煞。也實在是在這炎熱夏天,碰到多位被「經方家」誤治的患者,所以才將這篇文章拿出來再做補充。
ps2.驟聞倪海廈先生已於2012年2月份過世,「享年」59歲(上文是2008年po的)。新聞稿指出,不是因為癌症,也不是因為意外事故。以一位中醫底子的人來說,並非發生特殊事件卻只活到59歲。若單以年壽來論,其人其術必有疏漏須補失之處。在這世界上奮鬥的人誰不辛苦?別像西醫一樣,老是拿過勞當早夭的藉口。因病求醫的人好好思考自己該找哪一類的醫生,才能讓您健康長壽。而頂著經方大帽子的醫師們,更應好好檢視這種不顧地域天候如何變化,一味使用「傷寒」方子的方式,是否正不斷虧耗自己及患者的真元。會否哪天也同樣一覺見不到天明?

創作者介紹

中醫寶

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


留言列表 (29)

發表留言
  • 大姐
  • 您好, 最近因為生病找中醫而在網路上勤找文章, 今天看到您的這篇文章, 覺得太棒了! 您的觀點真的很有道理, 網路上很多人推崇經方, 有人推薦我去看經方的某中醫, 只為了他是大學教授, 市立醫院中醫師, 還曾經出過 "傷寒論". 我的問題是多發性乳房纖維瘤, 醫生開給我白虎湯, 加上我主述喉嚨有痰, 再加一味黨參. 我希望吃中藥可以讓瘤縮小甚至變不見, 當然我也努力配合養生, 運動, 生活規律等, 但是, 誠如您所言, 1800年前在交通, 物資及資訊各方面都不發達的時代, 一個當時中醫師的藥方真的能治百病嗎? 請問到底我該找經方或時方的醫師來幫助我呢?
  • 大姐 :您好。基本上把中醫切割成經方與時方,就是中海廈經方的毒太深了,也就是這些「經方大學教授」"這麼棒",教出來的中醫系學生才會超過八成都去當西醫。正統中醫絕不會自我設限,分門別派。內經、傷寒、溫病、本草、醫方集解......全都必須有一定的研究,甚至有些台灣本土的草藥,譬如有種草台語叫恰查某的,也就是鬼針草。它的根,對某些瘤就非常有效果,難道不該拿來用嗎?相同的若是受到風寒所生的病,當然就該用「傷寒論」的方。只有因為所學不精,剛出來開業,怕招不到客人,或是西醫加掛中醫的那種,才需要掛上「經方」大帽來唬人攬客。否則稍有點口碑的中醫師,您去請教他,他一定可以對您的狀況有相當的幫助。

    岡子 於 2012/05/31 08:49 回覆

  • 大姐
  • 謝謝您的解釋! 雖然我不了解中醫, 但我知道中醫師的水準好跟不好是差很大的, 若吃錯藥不僅耽誤病情, 也可能更嚴重. 不知道您有沒有台北市士林北投一帶的好中醫可以推薦給我? 若沒有, 台北縣市也行, 真的沒有的話, 我在網路上找到幾個名醫如張步桃, 黃成義及彭奕竣, 我需要去找他們嗎?
  • 大姐 您好:真是感到安慰。您提出的這三位,正巧都不是所謂的「經方派」。我住在桃園,並不可能聽到誰說誰好我就生個病去給他試試,所以真正熟悉的中醫師也沒兩個。然而依您的狀況,在您提出的三位中,黃先生並未領有執照,傾向於教學,不太適合一般未學中醫者去討論。彭先生…據說掛號一掛好幾星期,而且看診時不許人詢問,大概也不適合您。所以張步桃先生應該比較適合。由於張先生固定於中醫的醫藥周刊中發文,從文章中看來,是位可以用「現代病名」與之討論的醫生。若是不嫌麻煩,倒是可以向他求教。

    岡子 於 2012/05/31 08:49 回覆

  • 小刀
  • 請問你有治好過腎衰竭、紅斑性狼瘡、漸凍人、還有肝癌嗎?...如果有,我會認同你,如果沒有,你講的都是狗屎。

    這就是不分醫學最好的標準,能治病的就是醫。
  • 說得非常好。如果您真懂何謂紅斑性狼瘡、漸凍人、肝癌而且都保證能治好,這樣的一個社會…應該說是世界至聖、至偉大的神人,那麼被您說是狗屎又何妨。請您廣開聖門、開山立校,接受有心學徒們的跟隨、供養。但若只是個肛門長在嘴上光拉屎,愛給人試藥的匿名蠢貨,那還請您自行把屎吞回去吧!

    岡子 於 2012/05/31 08:48 回覆

  • 無涯子
  • 板主的觀點與時下的醫師相差無己。但您可知傷寒的定義何在?難經五十八難言傷寒有五?為何其中還有傷寒、溫病、暑、濕等;難經擷自內經,而這傷寒是廣義傷寒,非是溫病家所言狹義傷寒。六經立法,當真只是治“感冒”?表裏為何不分?
    自有內經以來,至清朝,皆以“氣化學說”立論,傷寒兩經一氣,是以冬至寒氣,太陽主皮毛,感寒最速,表氣不和,甚至內陷至三陰,這就是裏證,已非是“感冒”所言!至於溫病傷寒之爭,更是由來己久,難道台灣就一定是溫病,北方就一定是傷寒?仲景以六氣六經立法,為百病立大綱目,非獨獨是為傷寒。基於“天人相應”的大原則下,冬至太陽寒水之氣,太陽當與少陰相合,太陽主皮毛,少陰腎主骨。因太陽篇有真武、附子輩;立春厥陰風木,厥陰與少陽相合,前冬之餘寒,有風寒、厥陰風木合少陽相火,仲暮之春,陽熱之始,併有風熱;雨水初始,太陰也,在天為雨,在地為濕,太陰應之,濕與風併,是雜病中之風濕;假若有寒,雜合為痺。等言至此,謂傷寒非獨治傷寒。且金鑑之作,並非完全正確。不材是愛好中醫之人,也是中特生。偶時讀古籍,若版主有興趣讀讀古籍,向您介紹二本專書,張志聰醫學全書、黃元禦醫學全書,無論是那本,都遠遠超過特考的醫宗金鑑之上,僅言餘此!
  • 感謝無涯子的指教,既然您所說的傷寒乃廣義的包含了溫病、暑、濕,相信也已包含了燥、熱火。但此句「傷寒有五」的意思是指傷寒的演變中,也會出現某些中風、溫病、暑、濕的證狀。並不是說中風、暑、濕、溫病所有病證都包含在傷寒之下。正如同上焦風溫,病初起時有惡風寒的中風桂枝證,而使用桂枝湯一樣。所以也可以說「溫病有五」,道理是一樣的。中醫家認為傷寒論乃為百病立大綱。是在告訴我們,任何病症皆如同傷寒一般,有表有裏,有新病有痼疾,牽延病情或治療失宜皆有變化。必須細心的診斷,瞭解病因、過程與變化來立方子,而不是把病因皆歸於傷寒,然後死鑽傷寒論裏的方子不放。感寒內陷三陰的「入裏」。仲景的原文就是指感受風寒之邪,因拖延或治療失則而使得病情更嚴重,從簡單的感冒變成傷害消化吸收以及肝腎功能的「入裏之證」。以現在的話來講,不就是在治療感冒以及它的併發症嗎?學醫的人,當然可以更加擴大解釋。而更深的醫理,待咱們成為政府立案,有牌的「同學」之後,再好好向您請教。三行人必有我師,既然已經踏入中醫的領域,若自己將中醫的舞台以及中醫的視野限縮,對自己及病患都是種損失。

    岡子 於 2012/05/31 08:47 回覆

  • 訪客
  • 我一直認為太過造神的都要小心,不管中、西醫都有擅長之處,更何況,網路上也有人一發現癌症初期就找倪醫師求助,結果很快離開人世,他真的被神話過頭了,那麼厲害,在美國待幾十年早就上電視了
  • 看看一堆談話性節目即知,電視上造神搞鬼的更多,畢竟那也只是嘩眾的媒體工具。生了病的人,在心神慌亂下尋「名醫」也情有可原。但一般不明就理,未真有瞭解,甚至因於私利(譬如代銷產品)而向大眾訛語宣傳的人,那就真的不大妙。

    岡子 於 2012/11/27 12:09 回覆

  • 訪客
  • 他推崇的彭先生也有人一發現癌症初期就找他,結果撐不1年就離開,結果這些信徒還跑去人家的部落格說西醫對癌症沒辦法,問題是彭也治療失敗,事實就擺在眼前,不相信眼前的事實卻相信神話,結果反而讓西醫看笑話
  • 某些人的行事、做風,後學也未必完全認同。但是「訪客」先生,您這篇留言應該清楚詳述:「也有人」是誰?哪個「人家」的部落格?他由報導得知?還是他的親友?「一發現癌症初期」,是初期一發現癌症?還是被檢出是x癌症的第一期?有沒有給西醫或其他醫生診治過?把整個事情講清楚,另外最重要的是,醫者錯在什麼地方?病理、病機、治則、處方失誤?診斷錯誤?有時候即使治療過程都正確,也沒人敢保證任何程度的病、不同條件的病人都治得好。(方向錯誤的話,就更不用談了……)片面的講「誰給誰醫死」「誰被誰治好」只是無謂的口舌罷了……

    岡子 於 2012/11/27 15:12 回覆

  • 訪客
  • http://tw.myblog.yahoo.com/vm3_992001/article?mid=413
  • 謝謝,我稍瀏覽了一下。該作者的妻子最後也是化療+標靶而過逝,如此氣彭先生的主要理由在於1.西醫院醫師認為病情被拖延,從文中看來大概是給彭先生治療三個月後去找西醫。2.在彭先生那兒的看診過程令人不愉快。
    理由2.中彭sir不太令人苟同的風格,我沒必要去評,網路上早已風聞,一個願打,另一個願不願挨,見人見智。
    理由1.從文中可推出,不過短短三個月,西醫已幾乎明確告知「沒救」,可見得其實剛發現時應該已經很嚴重,即使立刻化療,成功率也非常低(一般若西醫說成功率高者,多不會找中醫了)。患者放棄彭先生治療後直到過逝都在西醫院治療,嚴格說來,是誰把人搞死?
    真正的問題反而在於:彭先生應該是沒有讓患者家屬瞭解:「此病為九死一生」,也沒有談及治則和用藥。如果他學學西醫也來講:一年、兩年、三年存活率,並且告知用藥內容、方向,大概就沒什麼問題了。
    後學我見過許多被西醫治療後仍被宣判死刑或療程未完即死亡的患者家屬,會怨恨西醫的很少。也就是說,這個案例如果顛倒過來,先被化療無效後,再找彭先生治然後往生,家屬恐怕仍會因彭先生的風格而怨恨他,不會去恨西醫。
    總之都是一個悲劇,希望你我都好好保重身體,別讓這種遺憾發生在自己和親友身上。

    岡子 於 2012/11/27 20:52 回覆

  • 訪客
  • 按照文章所述,當初醫生要求切除舌頭,可保命的,是當事人去找神醫的
    http://tw.myblog.yahoo.com/vm3_992001/article?mid=540&prev=549&next=496&l=f&fid=38

    問題在倪跟彭都反對患者去看西醫,我印象中倪還說作過切片的癌症患者不要找他,西醫很老實承認對癌症的治癒率不高,所以治不好,大家也沒話講,倪跟彭都被神話過頭了(我不清是他的信徒還是本人宣稱),真的發現不如所說時,當然是失望愈大
  • 我個人也不贊成切片。既然相信西醫講的一切,或許當初就應該請患者去切舌頭-->然後化療-->標靶-->然後xxxx,其實此等重症走西醫那一套的結果不大可能改變。切舌頭可保命,保多久?三個月?一年?十年?苟活的生活品質?依病輕重不同,有人活了十幾年,也有人走不出醫院,沒人敢保證。倒是同意書先簽好,事後證明是家屬甘願就行。其他都是開業術的問題了。有些醫師或許因為患者接應不暇,疏於、懶於注意醫病關係,那我們也管不著,非客觀的東西不予評論。
    敝人只希望用此blog交換經驗,提高大家學習中醫的興趣,即使不能自醫,但至少在尋醫時會有個方向,就診後也有判斷醫者良窳的能力。生病的人自己更要理解,對外誰不是「隱惡揚善」?死人不會講話,醫好的才會幫忙宣傳,要找的不是神醫、名醫,而是明白事理可以把病因與療則說清楚的「明醫」。雖然不是所有的人生病都會痊癒;但總要選擇你判斷後最適合的療程,讓身體早日恢復健康。

    岡子 於 2012/11/28 13:22 回覆

  • 悄悄話
  • 訪客
  • 倪先生"談西醫的部份大多是對的"?
    絕大部分都是錯的
    像糖尿病足 他說是因為人的下肢糖濃度最高...
    若有人看到這麼離譜的言論還認為他知道西醫的問題在哪 只能說離奇和遺憾
  • 處心搜羅截取他人的一句話以攻之,這樣的人生會不會太鑽牛角尖?糖留在血中,細胞缺糖而凋亡,一旦腳趾頭呈黑色,即使找中醫也十難救一,多數都得截肢。那麼身體哪裏糖濃度高的話題對患者有何意義?為何不弄個部落格,將時間花在找出有意義的「不正確」之處,加註以正確治療、確實可療癒的方法及案例,以嘉惠有幸觸及您正論的朋友。

    岡子 於 2014/02/09 17:13 回覆

  • 過客
  • 這些前輩都是中醫的精英,請勿隨便批評
  • 不隨便不隨便,與許多匿名撇垃圾話的比起來,可是認真得多了……。

    岡子 於 2014/08/29 12:40 回覆

  • spanis
  • 版主說的西醫應該是指以生物,化學為基礎,衍生至微免,三理(生,病,藥理)乃至各科的實證醫學吧?若以海納百川而言,張仲景先生到西非治伊波拉時,會不會也參考一下JAMA,NEJM 的paper呢?
  • 您好,我猜想看是會看,會否採納一些內容則未必,正如今天咱們學中醫的也會去看看西醫在搞什麼鬼,有效無效,是否真能治病一樣。
    如果張老大真到非州處理伊波拉問題,辨證一定是先決條件(不會去找病毒所以永遠不會知道伊什麼拉什麼的)。假若確認是屬於哪種證候(後學猜想應與登革熱一樣,屬熱毒熱證)再視證用藥,肯定也會尋訪曾發生疫情但未滅絕部落,以當地實際可用、有效的藥材為主。伊波拉這東西從發現至今已數十年,或許早已存在數千萬年。在東方:中國、韓國、日本自古都有瘟疫流傳,適當處理下,可不會像中古歐洲那樣,死了三分之一人口。

    岡子 於 2014/12/20 09:22 回覆

  • spanis
  • 應該會戴個口罩或手套吧?
  • 呵呵!那一定會,所謂病從口(鼻)入。進入疫區,事先阻隔外邪入侵的管道,避免生病是最基本的吧!再如何厲害的戰將上戰場,敵人砍不砍得到我是一回事,盔甲總得先穿好^^

    岡子 於 2014/12/20 11:58 回覆

  • 訪客
  • 由於不正常出血很困擾我,讓我想中醫一些原理
    試著自己調理一下身體,在網上看了倪先生的影片
    了解基礎,不知這方面有誰的建議我去看呢
  • 可以考慮至北市聯合醫院 仁愛院區 掛中醫科主任陳朝宗醫師的診。請醫師幫您處理比較妥當,別拖延的好。

    岡子 於 2014/12/26 11:44 回覆

  • 訪客
  • 倪海廈還是有貢獻的。經由他誇大的宣傳,
    1. 讓人知道真正的中醫需要一劑知(當然有些病或許沒法子)
    2. 中醫能治感冒(比西醫強多了)
    3. 中醫能治一部分癌症(當然倪海廈是吹的)

    就因為這幾點讓許多人對中醫有信心(拜網路所賜)。若中醫真的不堪,經過這樣吹牛後被揭穿大起大落恐怕就完蛋了,結果卻證實了傷寒論不愧臨床指南,就算套方也比其他醫書強。然後才會有人更進一步去研究。

    當然隨著倪海廈不到60而死,也讓人看透一點,用吹的醫術雖然進步很快,其興也勃,其亡也速。
  • 您好,我倒還不敢說他全都是「吹」的「誇大」的,一定有其領域內高明之所在(至少比自己強得多)。敝人也只是想提供欲學中醫及尋求中醫照顧的朋友一點參考。中醫是很全面的。願祝有緣者皆健康長生。

    岡子 於 2015/04/19 08:54 回覆

  • 讀者
  • 先表明我是一個不熟識中醫不過對於中醫有些為興趣的第三方閱讀者,讀過您的文章後我個人是先保留這些說法,以後我機會查證我會再去回想這件事,不過看了底下對於訪客的留言後,常常說別人再批評,不過我個人是認為你這篇文章也是批評的一種(打出這一句話的我也是一樣),就如您所說何不把一些前人的研究成果與智慧加以拿來使用,好的壞的對您都是有幫助的,這些現有資源都能夠去PUSH這門學術,我個人是不喜歡直接去訂定別人的生死對錯,因為當自己的想法並不是最為正確的時候更是如此,沒有人是最為正確的,正是如此人生不管年紀多大都是再持續學習,就向偉大的人不會認為自己很偉大,他們所在乎的是如何讓世界更好,所以希望你們真的有能力的話,讓這門學術更能有機會被世人所接受,對世界的知名度有如西醫一樣。(後面的這句話只是我的期許,如果有能力的人能看見我會由衷的感謝 Thanks)
  • #16讀者
  • 還是很感謝您的想法分享,對的也好錯的也好,您的想法會保留在我的腦中,當我發現其它論點的時候我會在探討,在未來或許我也會踏上這一條路去深入了解中醫的學問,到時候還請您一起加油,謝謝你。
  • 感謝您的回饋,萬望多些願意真正花時間深入、廣泛瞭解研究中醫的朋友,都能因此使自己及親友的人生更健康、更自在。

    岡子 於 2015/10/02 14:37 回覆

  • 鴨子
  • 您這篇文章說得太好了,長久以來我一直想寫一篇文章反駁「經方派」,這些人都不唸書,只要「速成」,我跟他們討論,兩句就把別人套上「溫病派」,真是不知如何回答。這些人大都是台灣人,他們正在傷害真正的傳統醫學。
  • 說真的我也很討厭自以為是愛扣帽子的人。

    岡子 於 2016/04/12 12:32 回覆

  • 鴨子
  • 我在台灣考完檢定考試後,來美國又去針灸碩士班,通過加州針灸考試,取得執照。在這裡,認識了許多倪海廈的學生。他們的共同點就是「希望能學會絕招」,望聞問切對他們來說是不重要的,辨證論治永遠都是寒證,用方治法只有少數傷寒論方,你如果要跟他們討論「小青龍湯」組成,主治,使用時機,忌用證狀,他們ㄧ概不知。至於藥物炮製,藥材分辯更不用說,全都只用科學中藥。畢業後開診所,專收高價治各種癌症,還不准病患接受西醫檢查,倪海廈因胰臟癌過世後,這批人又轉到「原始點療法」。
  • 這類人台灣也很多……。還有(多數)更慘的是把治寒病治熱病的藥混在一起,很快就出現壞證。或許真得靠許多像您這樣努力的人,才能慢慢扭轉中醫劣勢。

    岡子 於 2016/04/12 12:36 回覆

  • 許
  • 請教請教...請問版主有沒有推薦高雄的中醫師?我吃中藥一年多,主要是濕診及眼睛乾澀酸漲,有時更乾澀到一直流淚,西醫說是乾眼症,治療無效。中醫已經換了好幾家,從健保到完全自費都有,到現在還在試藥,真的不知道怎麼辦了。謝謝
  • 真抱歉,沒有認識可介紹的高雄中醫師呢!您的乾澀感有紅腫、紅血絲嗎?還是眼球色不變,甚至眼白有點偏藍?前者即似我某篇提過的紅眼症,若是後者可以考慮用溫胃溫肝的方法。經醫師實際診斷後,再看他的藥是否合他所講的證,應該就可避開試藥的疑慮。

    岡子 於 2016/04/14 16:26 回覆

  • cream19688
  • 版主您好:上回有請教過眼睛乾澀的問題,也非常感謝您的回覆.
    之前因為長期坐姿錯誤,又每天使用電腦至少8小時,造成頸椎骨頭變形,每天頭暈手麻,在前年做了頸椎手術(4-6節人工骨),手術後到現在3年,經常會眼睛乾澀,頸椎僵硬(外科說頸椎僵硬是手術後正常現象),看了一位老中醫將近一年(之前在高雄也換過好幾位中醫),也是一直從腸胃調理(46歲,健檢大致正常),目前眼睛乾澀的問題稍微好轉,但頸椎僵硬的部分中醫說是胃酸引起的...,這點就很不解?能否請版主大致說明一下,感謝感謝!!!!
  • 人身神經的主幹線都通過脊椎(中醫講的督脈),在頸椎做了手術之後的不舒服,連外科醫師都說是正常現象,我也不明白中醫師為何說是胃酸引起。除非您沒有告訴他們開過刀,那除非會算命,否則只能憑顯現的證來推測。脾胃主肌肉,正常易肩頸酸的人,就是身體濕氣重,使得筋肉收縮或弛緩無力,以養胃除濕並沒錯。以傷科來講,還得清瘀血、通經脈,但是…那幾節不是人體原有的關節卡在那,阻住經脈氣血,能否打得通讓氣順暢以提供頭面各部所需……恐怕僅能盡人事了。

    岡子 於 2016/05/03 20:30 回覆

  • 悄悄話
  • 訪客
  • 您好,我想請教因剛開始不知道切片對乳癌的影響(細、粗針穿刺),那還能尋中醫嗎?還是一但切片後就只能尋西醫了?花東地區是否有推薦的中醫師呢?謝謝
  • 您好。個人認為癥結點不在於切片與否,而是「癌」對患者的作息及心理會起嚴重影響--整日擔心,吃不下睡不著。中醫對癌以養正為主,袪邪為輔,一旦生活作息無法正常,整日忐忑不安,身體怎養得起來?會去做切片甚或已讓西醫治療過者,通常原本就是信西醫,此時找中醫多只是抱著一試心理,很難耐心、長期遵照中醫師囑付調養身體。走到這步,中醫也不會比較厲害,靠的還是患者自己意志。
    一般對於原本西醫派的朋友,我多建議先手術清除患部(眼不見為淨,省得整天煩),化療以及其它控制荷爾蒙療法自己看著辦(最好別做),同時間找中醫調養,降低不舒服並養身子元氣。這也是目前多數所謂「中西合作」的方式。所以……直接找有中醫部的大型醫院就好了。

    岡子 於 2016/07/20 12:44 回覆

  • 訪客
  • 你好,我是23房客,其實我沒有任何派,只是市公所推行免費癌症篩檢,當發現異常時就直接幫我掛號馬偕醫院,因為我住東部鄉下地方,也沒特別偏向西醫或中醫,只是醫生安排就做,只有穿刺切片,沒切除及化療過。所以想請教是否穿刺後便會決定影響日後的療程!!謝謝
  • 您好。穿刺後並不大影響中醫日後主要療程。一切都看您自己的決定:是想要做所謂西醫主導的中西合併治療。還是能夠堅持只做中醫治療,如此而已。

    岡子 於 2016/07/21 09:57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訪客
  • 很久以前 我曾給倪醫師的高徒看診過

    我的病很棘手 他的高徒開的方子一年半後對我的病情沒有任何改善 這期間我每三星期至少要花台幣3萬在吃中藥 還有這期間曾住加護病房兩次

    後來他的高徒讓 倪醫師本人親自幫我看診一次 也開了新藥方 但依舊沒起色

    之後我依舊讓高徒幫我看診

    有天陪我去看醫生的朋友對我說 她也有看到倪醫師本人 只是沒被他看診 她對我說 她覺得倪醫師的臉色沒有紅潤 講話很虛 不像中醫生給人養生的印像 當時我並沒有放在心上 我想的是 倪醫生是老人 他的高徒是年輕人 比較當然有差

    沒想到過2年從其他病友得知倪醫師走了

    我有點信心崩潰 不知道該不該繼續給他高徒看

    我的外婆從我發病一直勸我拜佛求菩薩 我知道講這離題

    我之後再給他的高徒看一次 就停止中醫治療然後就專注在西醫的治療 還有早晚誠心禮佛

    中藥 中醫 很好 很神秘 我親自試過 我知道有些效果 但對於重大疾病 西醫的治療 效果更顯著 而且比較能恢復到正常生活

    從發病到現在12年 算還活的好好的 有時候有些小毛病我還是會選中醫跟中藥 有健保的 不會再選自付的 也會告訴主治醫生 我有用中藥調整免疫力

    版主很多說法 跟我多年來看中醫的感受有雷同

    版主能遇到良醫 還有版主的朋友跟良醫也有緣 真的讓我很羨慕

    說這些沒有要批評 倪醫師跟他的高徒 所以如果有倪醫師的粉絲 不要誤會

    彭醫師 我也曾去過 但他拒絕看 因為我已做過西醫的侵入性治療 現在想想還好 止住我荷包的血





  • 感謝您的回饋,也預祝您新的一年健康順心。
    對於自己身體健康問題,無論選擇什麼方式,總要先知道自己生的是什麼病,瞭解這個病的病因。再來是所尋求醫師(無論中醫西醫)他治療方法、治療原理,清楚明白可能的後續狀況,然後才能做下決定。絕不要不明就裏的把自己或家人給賠進去就是了。

    岡子 於 2018/02/26 14:26 回覆

  • 訪客
  • 版主 說得沒錯 要知道病因

    我的病 西醫說 心衰竭 原因 感冒病毒 最終治療方法 心移殖

    中醫說 經方派 說的很複雜 聽不懂 大概說身上寒氣重 記得我吃的科學中藥裡常有 附子 阿膠 大黃

    本來有留那近3年的藥單 後來搬家搞丟了

    我沒有接受心移殖 但我身上某個臟器代替心臟 讓我續命

    我猜想版主應該了解

    我的家人也幫我尋求過民俗療法 問神卜卦
    不是民間謠傳的業障病 無解

    從小沒感冒過 一感冒就被判要簽 急救命危狀

    後來有認識大陸友人 他的症狀跟我很像 那邊的中醫聯合西醫 把他治好 去掉病根治好 他身上沒有任何臟器被犧牲

    我想有時侯遇不遇到能醫治的醫生要看機緣

    我還是羨慕身體健康正常的人






  • 您好,確實我也是這樣,往往生了病才能體會健康的重要。對一般人來說,平時身體的小狀況:感冒、肚痛、頭暈、經痛……都要治好,別僅是用消炎、止痛、抗xxx等藥壓抑不舒服的症狀。一旦遇上重症其實很多時候無論中醫西醫也都僅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岡子 於 2018/02/27 08: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