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的醫理的方向正確,也不能代表老祖先傳下來的一切都是最洽當的。必須適應時代、知識、科學,沒必要將現代與西醫沾上邊的東西,全都一竿子打翻。至少現代科學發明的許多輔具都有其可觀之處。


      也難怪醫師向來在病者的心中,總是似神仙一般的崇高。當人處在病痛中,就好比被波臣吞噬,一旦見到浮木即湧現希望而抱住不放。如果被投以深深寄望的浮木具有人性,必定也以為自己是多麼的偉大,而忘了不過也就是塊漂浮的木頭。
      醫師有時候就像水中那塊漂浮的木頭。在病患的需要以及奉承之中,慢慢自我膨脹,自視偉大而目空一切。中醫裏頭如此的醫師也不在少數。抱殘(古典書籍),守缺(視裏頭所說的都是真理不與時俱進)。理解了今日西醫學的謬誤無解之處,醫好了一些西醫無法治療的病人後,便把與西醫沾上邊的一切,貶得一文不值。即使是我的老師在某些時候也不免如此。
      我也同意今日的西醫院多已成為「西藥廠指導治病的醫店」。今日西醫受西藥廠導引的治療方式,是個錯誤的方向。
      但岡子我想說明一點我的立場:研究致病原因的微生物並沒有錯,那是「生物學」。發明消滅微生物的武器例如抗生素,也沒有錯,那是「藥物學」。但是一碰到疾病,不分青紅皂白;不管不同體質的病人即使接觸的細菌相同,產生的證狀也會不同,而一律使用抗生素,意圖消滅細菌的治療方式,那可就大錯特錯。其結果就是不斷製造出更強的細菌,不斷的製造出沒有人知道病因,且無西藥可治的怪病。當然也就不斷的傷害無辜的患者,產生支離破碎的家庭。現代多數西醫使用類固醇、化療、電療的態度也一樣,反正都照「標準作業程序S.O.P」走就是了。更糟的是,有些明知依S.O.P做只是浪費醫療,因而不採用的醫生,之後如果患者一如預期的出了狀況,還是得吃上官司。只要依照標準程序作業,就不算是疏失,掛掉了,安個病名給他行了。去年打H1N1疫苗有些人出問題後,就出現了連許多當醫生的都沒聽過的病名。
      但是反過來說,若能夠對症,譬如說感染瘧原蟲的瘧疾,依不同的證狀使用不同的西藥,效果好又安全;被蛇咬了,就用該種蛇的血清治療(也算是西藥)。這種確認證狀、病因後,再精準使用藥物的方式,誰又可以反對呢?
      又譬如外科使用的器械輔具,若非法規的限制,中醫學的傷科,本來就該學習,不應該停留在國術館、拳頭師的階段。像乳癌的腫瘤已潰開時,中醫療法是先使用外敷的藥物,將潰爛處拔毒清理,使之收口癒合。另方面配合活血化瘀藥物,再加上扶正體功能的方式來治療。那麼利用現代的科技,在病人體元氣尚足之時,切除清理掉這些腫瘤不是更快速?華陀不也刮骨療傷嗎?當患者身上帶著腫瘤,身體上的痛苦加上心理的不安。再加上週遭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有誰能耐心進行培本固元的中醫療程?科學儀器與藥物都是工具而已,應以有效性來看待。西醫師有本事的話也可以開中藥。效果若比中藥更好,又能夠對證治病的西藥,當然中醫也可以運用,若非現在法令不準,否則砒霜都可以用了。一切以有效、實用、救人為旨。即使法令上中西醫各有執業規範,但心態上不應設限。有需要時,互相引介又何妨。
      中醫是門真科學,隱澀在艱深的中國文字下。在今日一定要結合科學的研究方法,及進步的工具演化。中醫師彼此間更要傳承交流,建立共同平台,淘汰不適任、不合宜的庸醫。絕不可變成患者掛號拿處方藥、消耗健保,而對國民健康無所貢獻的蛀蟲。
補充:現在有許多中醫師教人利用吹風機、遠紅外線燈來做「溫灸」。就是個善於利用工具的例子。誰說中醫的灸法,就非得要燒艾草,把病人燙得哇哇叫不可?

創作者介紹

中醫寶

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