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疾病不外三因:一是外淫六邪:「風暑濕燥寒火」。二是內傷七情:「怒喜憂思悲恐驚」。三是不內外因:「蛇蟲犬咬傷,刀、斧、車禍傷,或是上吊、溺水、火燒燙等等意外傷害。

      蟲咬傷都是微酸性的蟲毒,令人紅腫痛癢,以物性理論來說,只要用微鹼性物質中和一下,也就結了,有必要大驚小怪嗎?過去用發酵過的尿,內含氨,現在市售的氨水方便多了,出門在外,不妨也準備一瓶,以備不時之需。畢竟野地的蟲傷是常見的,蜂螫傷也很好用。不要弄到像許多年前發生的憾事,老師為了保護學生,被叮死了,豈不可憐?若有草灰可拌敷,效果更佳,因為草灰能引藥穿經走脈之故也。(若是蟲爬造成身上一片一片紅起的,可用姑婆芋葉莖處的水來擦。)

      有人被蚊子叮得大小疱,更慘的是兩腿如紅豆冰,看在眼裏,傷在心底,連這種小病都不知道如何處理,真是可悲!最起碼家裡總有肥皂或肥皂粉吧!弄濕後,敷上去,一樣可以解決嘛!肥皂是「鹼」加上油脂做成的,可中和酸性物質。真不知西醫大爺們是怎麼教的,你管它是什麼毒,中和它就沒事了,何必大費周章?(現今這個肥皂以南僑那款沒啥添加物的水晶肥皂

      醋雖有酸味,但也是鹼性物質,用之何妨?被蛇咬傷,則需儘速縛傷口近心那端,不令蛇毒攻心,有醋時,可在傷口上澆淋,但千萬不要吸到冒出來的白煙,否則當場斃命。而經驗方中,有用臭蟲者,不知何故,但其解毒之效,超乎想像,不到30秒,可立解蛇毒,過去鄉間抓蛇人常用,方書中亦有記載。

      有人在茶園被百步蛇咬傷,叫天不應,喚也無人,想說一步步由恐懼中而死,還不如一死百了,就把那蛇打死了,並將蛇頭搗爛敷在傷口上,在樹下等死。結果一覺醒來,反而沒事,不紅不腫,只留下被咬的齒痕,怪哉奇也。何故?無人知,但聽老一輩的說法,得知這種事並非只有我所知道的蕭先生一人而已,因為夏天收割完後,常有蛇藏在稻草中,人在掀動時,常有傷者就是用此法治療,似乎並非百步蛇而已,其他蛇類也有效。但,我不敢試,若誰萬一在這種情況下碰到,你除了選擇這方法外,大概也沒輒了。至於傷科有正骨心法、傷科大全,急救也有各種急救法,全記在醫方集解後面,但考試不考,少有人研究而已。燙火傷則另有有專篇。

      喜傷心,怒傷肝,悲傷肺,憂思傷脾胃,恐驚傷腎;反言之,心病善喜,肝病善怒……,「台上笑死程咬金,台下哭死程鐵牛」的歷史中,就點明了七情之傷,子逆父意,氣死的,時有所聞,怎麼說七情不傷人呢?牛奶傷胃,胃傷則喜憂思,今人在廣告魔音的催眠下,好像不吃會死人,但是它傷了多少人的胃?今日患憂鬱症的人口有多少,你統計過嗎?誰惹的禍最多?牛奶難辭其咎。更糟的是乳病,胃腸無病,則胃經沒事,而乳病乃是胃經之病,乳病論治可供參考。

      有人聯考考上第一志願,一下高興起來,從此瘋癲一生,是喜傷心主,所以人間事,不管好或壞,儘量以平常心待之,佛家就是如此戒七情來養生的。就如過去同校學長,見一女子,貌美而笑臉迎人,唯一的缺點就是心臟病,勸他不要結婚,或是婚後絕不可生子:結果生了兩個子,一個聾啞,一個瞎了,妻子也走了,以後該怎麼辦?續弦,則誰要照顧孩子?不續弦,難不成有人幫你養?因此,請特別注意常笑臉迎人的可人兒,背後所藏的兇險,有懼高症者,心臟都不太好,可用此法檢驗,百試百驗。

      再如林黛玉,肺病則色白,癆則虛火旺而面色紅,膚色也就成了白裡透紅,肺病善悲,常如帶雨梨花,黛玉葬花是多麼淒美的故事,有哪個人會不憐惜美女?但她所藏的兇險卻不可不明,你沒把握醫好她,就別惹這個禍,這一段在診病論再仔細看,印證一下。

      風吹則水乾,暑熱則水涸,故風暑溫之傷人必先傷氣,即足太陽之病。但暑熱強時,常常直接傷到第四層的足陽明,傷氣則水不足,暑熱更令人飲不解渴。因此風與溫之為病當補氣,氣平則邪退,暑熱則不單要補氣,更須兼清熱。

      濕為邪水入細胞,內液轉淡,氣血交換不順,令人睏倦嗜臥,重則阻竅道,令氣血運作失衡,腰背酸痛,骨節痛,腰如掛重物。濕則筋縱,四肢不能自收持。臟腑下垂也是因為濕氣久浸、筋弛不收,豈是手術切除就可沒事,日後還是會下垂,又該怎麼辦?難不成要掏空臟腑?臨床曾治一患者,全身骨節兜不攏,站立都有問題,竟被當中風症醫治,豈不冤枉?風傷氣則燥,燥則筋縮,肢體拘急時,說中風還說得過去,不懂裝懂的害人有什麼好處?還是錢入荷包就好了?肢體拘急就是中風嗎?那還未必是,因為類中風就有一大堆相似者,豈可全當中風醫?辨證、辨證,治病最要緊的就是要先「辨」再治。

      燥則水氣不足,令人大便不通,腐氣內蓄,上逼於腦,是為屎中毒~~神昏譫語、夜不安枕,久了就變成癡呆。這,豈是老人的專利?年輕人照樣也有,別被「老人癡呆症」一詞所矇騙。屎中毒不見得是燥火傷,氣血不潤腸,所造成腸阻塞,腸胃蠕動不良的半硫丸證、寒凝不行的大便閉結等等,都會造成癡呆症。因此有問題時快處理,別等事態嚴重了,再來跳腳,往往為時已冕。2004年4月20日的聯合報提到,有人竟搞到腸子破裂,上醫院開刀清洗再縫合,還好命沒送掉,你再忍給我看。

      燥傷肺則令人喘咳,如春燥的桑菊飲證,秋燥的杏蘇散證,寒風的大青龍湯證等等。西醫在這方面就很糟糕,喘咳就給患者支氣管擴張劑,有用嗎?病邪不除,病怎麼可能好?有人認為用了此劑不咳,就是被治癒;那,想請教你,是藥治好了你的病,還是你體功能排邪才痊癒的?若是如此,那用不用藥又有何妨?濕氣嗆到支氣管也會令人咳,痰阻之咳謂之嗽,中醫治咳、治嗽則是不同方式。因為五臟六腑皆令人咳,如腎咳的「大菟絲子丸證」。治咳嗽是醫者功夫高低的標準,豈是西醫所能望項背?哮喘氣喘的治療,各當隨證,不可偏執。寒則氣凝,氣凝則血滯,故寒傷榮血。病屬手太陽,當溫散其寒則氣散血行。寒凝則易嗆咳,此非燥咳,當有所辨,以厚朴破氣,杏仁降氣,其咳當止。

火傷屬熱氣太過之傷,曬傷一類,可用燙火傷治法一併治之。

      綜上所言,風溫暑傷人,則人直接因邪火之熱而發燒,濕與寒則因外邪入侵,體功能發熱以驅寒逐濕,治療法就不一樣,豈可見發燒就用退燒藥,能除邪嗎?當邪入侵時,風溫類初起之熱為外邪,等傷氣後,為了補氣,自己體功能也會生熱補氣,畢竟氣乃受熱而化,那初病與病己發的治法又會一樣嗎?久病就更不用說了。哪有長期服用同一種藥來治療的,不產生藥害才是奇蹟。

      中醫分得很細,最主要就是在何病位,用何方法,至於說「是什麼菌所引起的」,根本就是風馬牛不相關,畢竟菌天地萬物之一類,能除嗎?別開玩笑了。既然邪能傷人,體功能必上升以抗邪而發熱,要有熱必血糖上升,熱則脹,血壓跟著升,壓迫神經則痛,火性上炎,故邪傷人時必發熱、頭痛,所有外邪傷都免不了;用退燒藥,甚至降血壓、降血糖,對嗎?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感冒藥下肚後,會睏倦想睡,那是體功能不但要抗邪,還要抗藥物傷,所產生的體力不支現象,所以吃藥後雖然會舒服一點,但病卻沒有好。因此,還是要把病因弄清楚再對證下藥吧!自作聰明,早晚必生大病,因為正邪相爭,正勝則癒,邪勝則病深不解,它不會永遠停在同一個病位;也正因為如此,西醫要患者長期服用同一種藥物控制是對的嗎?後面病理學會說分明,仔細辨證,才是醫療的正途。

創作者介紹

中醫寶

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at
  • 被蚊蟲叮咬用肥皂水是個好法子,但如果是要防蚊來咬的話呢?
    不知道版主有何妙方?
    謝謝
  • 穿長袖,哈哈。
    如果只是一般環境,偶而被叮幾下對身體是好的,健康的人三兩下癢包就會消失(就是癢,很討厭)。會起個大包的人表示身體不大好,或者過敏,要把身體調養起來。
    像我們這種經常在山林裏頭竄的,除了長褲長袖外,不知道還有什麼方法。
    有一回在山邊除草穿短褲,邊除邊打蚊子。刻意一邊打蚊子一邊數,兩個多小時打死一百隻,收工……可以推論我被叮了幾下?那一年台南鬧登革熱,我看著新聞一直笑「如果登革熱的元兇是西醫學者講的那樣,我早不知道死幾次了。」台南人不也這樣說:「台北人卡嬌貴,登革熱每年夏天都有,也沒怎樣……就北部來玩的大驚小怪!」。

    岡子 於 2017/04/25 11: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