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7新年度,長照新法三讀通過。可以預見這台灣最恐怖風景:「大街小巷、公園不時可見坐輪椅由“外傭看管”的老人。」將愈加深刻嵌入你我週遭。

       商業周刊上讀到一位台大劉教授說:「台灣老人平均臥病時間是7.3年,但北歐老人卻只有二個星期」。劉教授在瑞典看到老人多自己上超市、購物、上銀行,有感而發「我們常要求國家對老人制度給予服務與支持,但子女在家庭中的責任呢?……」

  學者、政府總想用各種福利措施刺激國人多生小孩,增添年輕新血,以扶持需照顧的老人。「神經病,誰生小孩將來賺錢去養別人父母?」若出生率真的上升,這些小孩將來不也是再下一代的負擔?難道人口可以一代代無限制膨脹?如果增加勞動力、年輕人口能夠解決問題,怎不派軍艦輪船去載個十萬敘利亞難民回來?多的是歷盡滄桑磨難,懂得惜福,並且受過高等教育、身體健康的即戰力(緬甸、依索比亞等內戰國,也多的是可憐待援孤兒)。

       隨著年齡增長,知識經驗更加圓融,老年人尤其退休不久的,比之現代年輕人能貢獻得更多。從台灣排名前幾位的頂尖企業,執行長多是高齡健康的老人家可見一斑。因此人口老化不應該是問題,「老又病」才是問題。健康、能自理,不需依賴他人的後段人生,人口結構成良性循環,自然代謝,生生不息,不須消耗國家及社會福利資源。這才可能是「長照」真正的解方。 

       我的祖父一輩子務農,小時候爸媽工廠上班,三兄弟幼兒園時都靠爺爺腳踏鐵馬接送,八十多歲時祖父還能騎那部三洋80的機車趴趴走。92歲辭世,一如劉教授說的北歐老人那樣,需要照顧的時間僅兩週。離開前幾個月身體仍硬朗,雖然行動有些不方便,仍然叨唸著要巡田察看灌溉水路,清明要去祖墳割草打理、祭拜。後來於中秋節前的睡夢中安祥離世,人人都說咱家有福氣。我豈不知這福氣是人定,是這輩子有「修」的爺爺留給後代的福澤。

       祖父勤勞儉樸的生活態度,是我奉行的規臬;從中醫學問中得到的調理身體、應付疾病知識,加上年過不惑,不再那麼輕狂。只要持續穩妥行事,富貴不敢強求,但是健康平安應該不成問題。

       身處上須扶養父母長輩,下有年幼子女教養,所謂的「三明治世代」,個人認為當前掌控資源的西醫系統,不可能改變自己製造出來的社會病態及整體亞健康結構。具備防病、治病、養身……理論完整的中醫系統,才是最為可行的解答組合之一。解答的組合包括:家庭結構、生活工作支援、醫療系統與健康教育 。醫療與健康教育這部份,應該大量納入中醫系統才是。

       猶記得去年2016,是從興航墜機,連串交通事故、火警,流感……等災難開始。2017看來也不平靜,意外事故不減,尤其自跨年夜起一週來,幾乎日日發生兇殺案。法律也早被一群法官搞到失去懲兇憼惡的功能。外界環境如此混亂,個人唯有持續充實內在知識與心靈,鍛練身體才有可能頂住未知的禍患與挑戰。廣義來講,趨吉避兇也算是養生的一環,把自己與父母長輩照顧好,那麼 「長照」對於個人就僅是成不了案的假議題,又或者不該只是狹義「失能者的長期照護」,而該廣義解釋為「對自身一輩子的修養觀照」。

創作者介紹

中醫寶

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中
  • 本來以前中國社會多是以三、四、五代同堂的家族體系,哪來的什麼長照問題。
    中醫藥的系統是以家族為核心本位,現在學習了西方文明,也把歐美制度的後遺症帶了過來。
    現在只好用中醫養生村的概念,全部用正確觀念的藥食療加上正確的善知識信仰來照護老人家們,否則長照制度也只是西方養老制度的翻版而已。
  • 我想講的也就是如此。好的家庭倫理結構,配合正確養生醫療觀念及方式,現在講的老人看護、小孩教養問題將大大大大大大減輕。
    幸好社會調整不過來的,咱們只要願意,馬上就能做得到,力行互勉互讚。

    岡子 於 2017/01/12 21: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