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這疫苗著實可怕。前天又一個一歲多的小朋友打五合一疫苗出問題。一點都沒有白罵那些腦袋僵化的衛生所人員。

    本人是中醫派的,我的兩個寶寶都「不打疫苗」。兒子出生時同單位不同的人前後來了三次電話,問的問題都一樣,所以"恁北"火了直接開罵:「你們衛生所是沒有電腦嗎?電訪都不必建檔不先查資料?」「我不是已經回答過我家寶寶是喝母奶的!還問我較可能會用哪種奶粉?牛奶那麼髒,愛吃你多吃點!」「我家小朋友以後副食品要吃什麼干你什麼事?你是搞奶粉直銷還是衛生所的?」「小孩我自己帶!連是不是會給爺爺奶奶帶也要管!」「我是信中醫的,不打疫苗!」。

      女兒出生時就沒接到電話,想不到一歲多時又撥到她阿媽的手機,弄得我母親大人一頭霧水……不找我卻去找老人家……還以為是詐騙。後來在三元宮拜拜時遇到里長夫人,才知道手機號碼是里長夫人給的。
     中醫才是經由政府認可「真正的醫療」,直接跟衛所人員挑明就可以,實在也不必生氣。打疫苗……呿!哪天捅出大漏子,也像禽類發生病毒與疫苗共生的狀況時,難道要把人類當雞鴨鵝一樣的撲殺?

2012年3月3日的新聞:又有小朋友急需心臟救命,台北有個剛滿1歲的女童,疑似因為體質問題,打了德國麻疹五合一疫苗,2個小時之後突然心臟衰竭,現在只能靠葉克膜暫時保命。
(又推說
體質問題,請證明是體質哪裏有問題?如果是體質問題這醫師是幹什麼用的?為何不阻止?鼓吹打疫苗有沒有說哪種體質不能打?)
但卡在法令問題,女童得不到「3歲以下」的心臟移植,今天上午甚至一度心跳停止,撐不下去,根據「腦死判定準則」,3歲以下孩童因為缺氧耐受度高,醫師不能輕易判腦死,也造成需要移植的病童,沒有器官來源,只能「等待死亡來臨」,衛生署認為,醫界還需要討論尋求共識,但有如風中殘燭的小小生命,卻正一點一滴地流逝
。(明明是疫苗打死人了,三兩句話就把焦點轉成器捐問題)

女童母親:「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溫柔哼唱兒歌,安撫躺在床上的女兒,眼看才1歲多的臻臻全身插管,林媽媽心再疼,也只能強忍悲傷。女童母親:「妳要加油喔,妳要陪媽媽一輩子啊,妳好勇敢唷!」

聲聲呼喊,臻臻好像都聽得到,手微微晃動著,對林媽媽說已是最大安慰,今年1月,臻臻打完預防針,可能是體質問題,兩個小時後突然劇烈嘔吐、抽筋、休克;心臟衰竭,疑似得了「侷限性心肌病變」,心跳速度只有一般小孩的一半,只能靠葉克膜暫時保命,血液循環不良,腳趾嚴重發黑,最需要的心臟都等不到。

女童母親林媽媽:「現在就是等有人移植心臟給她,但機率很小,她才1歲,如果可以的話,我是希望我心臟可以給她。」
(我自己女兒民國99年生的,現在也一歲多。看著這林媽媽真是覺得太可憐了,但也有可恨之處!難道不懂,等心臟移植,就是在期待另一個人的死亡?您以為心臟移植後從此幸福快樂?移植之後不管能活多久,都保證是您及您女兒痛苦的延續。)

為什麼等不到適合的心臟,過去3歲以下小孩只能用大人心臟,但體重很難配合,根據91年修訂的「腦死判定準則」,3歲以下孩童缺氧耐受度高,判腦死得更嚴格,當時有醫師要求另案討論,卻不了了之。

台大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腦死不是醫學名詞,腦死是法律名詞,(醫師)你都不要問,(家屬)根本也不會考慮(捐贈)啊,所以大家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要自找麻煩就好了。」

無法判定腦死,3歲以下孩童心臟就「根本沒來源」,衛生署表示,醫界仍無共識,根據「民意」依歸,還有討論空間,但在這10多年的「討論期」當中,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孩子可能因此來不及長大。(不去檢討害人的疫苗政策,設法停止這勞民傷財害人的行為,卻反而在打高空,討論器捐!真他xx的。)
唉!要死就死那些不長進的大人,三合一、五合一疫苗傷害的都是有苦說不出的無辜的小朋友,光想就讓我不由得想罵人……枉費了我平時練功讀書陶冶性情……說實在的,又干我底事呢?自私的想,這世上少一些與我兒女競爭的對手好像也不是件壞事?……(><"不可以不可以這樣想,魔鬼退散!)


     順便看看下文這位換心少年的故事:換了兩顆心,平均一顆不過讓他多活四年。佩服他依然滿懷感恩,完全不談器官移植後抗排斥藥給他帶來的痛苦。

    西醫界一直在推廣器捐,好像器捐手術成功後的日子就幸福快樂。事實上受贈者大部份都活不了幾年,而活體捐肝、捐腎的人因健康受損,日子也不會好過。實在應該要把器捐後的各種痛苦、副作用以及平均只能再活多久,都跟大眾說明白。由大眾及患者決定捐不捐、受不受。

    新聞曾大肆報導孝心子女捐腎給父母的故事。弘揚孝道是好,但後來父母辛苦的多活不到兩年就過世,捐腎子女後半輩子的健康也毀了。這部份卻只用報紙小小版面,輕描淡寫帶過。我相信如果事前講清楚,許多父母是不會接受子女活體器捐的。

如果沒有感人作為,有誰記得曾經的存在?

      一名患病的17歲澳洲少年,因為知道自己不久人世,日前拍攝了一段短片,跟親友告別,這段影片放上網路,引發熱烈迴響,目前點閱人次已經超過200萬,遺憾的是影片中的少年,已經在26日過世。

       大大眼睛、稚氣的臉龐,尚恩米勒面對著鏡頭,用簡短話語,向至親好友告別。澳洲少年尚恩:「我罹患了慢性心臟排斥,我的生命,沒有辦法像所希望的活得那麼長。」  

      說著說著,尚恩忍不住哽咽,他說,自己的生命精彩,無怨也無悔。尚恩:「我想謝謝所有家人和朋友,曾陪伴我的人生,請別為我哭泣。」

      身為先天性的心臟病病患,尚恩小小年紀,就已經在8歲14歲的時候,開過換心手術,最近醫生告知,新的心臟出現排斥,但他卻無法再進行手術,等於是宣告,尚恩不久人世的噩耗。

       從小跟病魔搏鬥的尚恩,2天前已經過世,而他生前這段跟親友告別的影片,在網站上,已累積超過200萬的點閱人次。

      曾經擔任兒童心臟病友大使,為其他患病小朋友打氣,尚恩雖然樂觀看待自己簡短的人生,卻也牽掛著,一樣是心臟病患的小女朋友,他就曾經感嘆,沒有辦法跟女朋友共組家庭,是他最難過的事情。


下頭雖然是西醫賣書文,但由中可看出「換心」成功患者在求得的日子裏,無時無刻都必須刻苦奮鬥求生。絕無所謂手術成功即過著幸福快樂日子的可能。感冒別再當小病用西藥壓抑不治療,治好它,「換心」這等高科技醫療技術就留給不愛自己的人去享用。

換心又2次罹癌 她堅強不放棄 中央廣播電台 2017/12/20

       秀英23歲那年因嚴重心肌病變,需換心才能存活,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她動了心臟移植手術,結果不僅順利捱過手術,並成為亞洲存活最久的換心人,至今已超過27個年頭。儘管秀英還曾2次罹癌,但她仍堅強面對,要把生命活得精彩。

       亞洲存活最久換心人在台灣!50歲的李秀英21歲那年得了「小感冒」,但她不以為意,沒想到愈來愈嚴重,喘到無法睡覺,就診才發現因感冒引起風濕性心臟病,造成嚴重心肌炎、心臟衰竭。父親帶著她到處求醫2年,不少醫師都搖頭說告訴父親「女兒沒救了」,直到找到國內心臟科權威魏崢,才順利「換心」撿回一命。

       行醫40年的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主任魏崢,完成國內第一本供一般民眾閱讀的心臟常識專書「知心」。秀英20日特別自台南北上出席新書發表會,她表示,27年來自己不僅得持續服用抗排斥藥物,每2個月還得定期回診,甚至因抗排斥藥物抑制免疫力,先後罹患了乳癌及子宮頸癌,但捐贈者的大愛及對生命的熱愛讓她熬過一切,她努力活得更精彩。秀英:『(原音) 我的想法是認真過自己,也不會說是為了誰,當然把心臟捐給我的人,我非常感謝,所有以一部份是因為他捐給我、他的大愛,但有一部份是他捐給我,我就必須要延續我自己要延續的生命。』

       魏崢40年來已完成400例換心手術,秀英是他第5例換心病人。魏崢表示,全台每年約有80至100人接受心臟移植術,術後1年的存活率平均約60%至80%、5年存活率約50%至70%、10年存活率則約40%至50%;目前全球換心者存活記錄是33年,相信秀英將可打破此紀錄。魏崢:『(原音)其實我們現在活的超過20年的也有28位,所以代表換心至少有相當比例的病患可以長期存活的很好,例如抗排斥藥物假如控制到剛好,他的身體狀況又不是太差的這些患者,其實他可以存活很久的。』(請注意那個術後存率,計算的是手術「成功」後的存活率,手術失敗直接死的不算喔!等不到心臟的更別提了。不要傻傻的以為存活率看來還不錯。

       「知心」一書介紹心臟的結構及功能,討論先天性心臟病、心臟衰竭、瓣膜性心臟病等常見的心臟疾病及治療方式,讓讀者與患者對自己心臟能更瞭解,並建立正確自我照護觀念。(還是那句老話,把小病處理好,就不會發生大病,心臟出了大事後才來談養護,那是活受罪。)

全站熱搜

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