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走過完整中醫系統的,無論是循特考、走學院;無論已成中醫師、仍是學生或學徒。一定和我一樣,對於中醫裏所謂「經方派」的渲染狀況感到傷腦筋。而此種煩惱,並不是個人利益,而是悠關每位患者的健康,甚至影響到目前已露出曙光的中醫發展。 
       自古所謂的「經方家」其實就是「傷寒家」,也就是治病"幾乎"完全以張仲景的傷寒論雜病論為依歸。這一點,所謂的經方家並不否認。每位學中醫的都知道,目前台灣中醫佔比重最大的內科學,是由傷寒雜病論與溫病條辨所構成。「傷寒家」偏執一方的謬誤,前文已述及,我想也不用說太多。其實某些人去宣傳經方家,對於中醫界的其他人的利益其實是有利無弊的。

       今天無論中醫特考出身;中醫學院出身,有哪一個人只研究傷寒不理溫病?或研究溫病不管傷寒的?事實上經過這些人的宣傳,增加了一般人對於中醫神奇的想法,生病看中醫的人會更多,也就是上門的客人會更多,是否我們就不該去攪這池春水了呢?--敝人認為不然。
       中醫是整體醫學,本來就沒有分科。某些人硬是因為觀念偏執,或者所學不深而抓住一隅,卻又去抵毀其他三隅。尤其是一些只修16個學分,連考試都不用,就可以拿到中醫執照的西醫師,其實只學到中醫典籍中,分類最有規則內容最容易讀的"傷寒論"。然後再把冠冕堂皇的「經方家」大帽子戴上,以求患者的信任崇拜。
       在許多討論熱烈的討論區中,看起來最有道理的是這句話「管他什麼家,只要醫得好的便是好中醫」。句子的邏輯合乎道理,但實際上卻是很無聊且危險的一句話。在實際生活中,一旦我生病了,尤其是急性而且嚴重的病症 ,總不能拿自己的命去給醫生試,試成了,喔,好醫生。試不成呢,五百年後是好漢?
       現在網路資訊發達,選擇中醫師前,一定要先作簡單的瞭解。先要認清,既然「傷寒家」以傷寒論為治病法,那麼會治的就是寒病,主要是受到風寒、感受寒氣而造成的病。別的病就不大會是他的專長,因「寒」而起、衍生的病給「傷寒家」治就合拍。好比西醫的分科,總不會腿骨折卻去掛腸胃科吧。西醫掛錯科會幫你轉診,中醫師可不會,尤其有偏執的人不會認為自己有錯。所以說,如果你得的是熱病,溫疫類這種通常熱帶地區才會有的病。如SARS、腸病毒、登革熱等等,那麼就不能去找「傷寒家」治。以SARS為例,經方家說用大青龍湯。SARS的人會出汗發高燒,乾咳。大青龍湯的作用會發汗(燥上加燥),退燒只用石膏。你有膽就抓一個病患去給他們試試,不死我就不相信。也可以在網路上搜尋「SARS.大青龍湯」及「SARS.桑菊飲」。你可以查得到,說用大青龍治SARS的,多是紙上談兵未有實例,但在台灣有不少例子的SARS病患是用桑菊飲系列藥方治好的(例如董延齡中醫診所的院長使用銀翹散加減。就是實際運用「溫病」方子救人活命,而非僅僅掛嘴上托大
       簡單的熱病如何判斷?在台灣屬濕熱氣候,所以感冒的人有許多都是一開始便會喉嚨痛,扁桃腺發炎。大多數是溫病才會有此證有「傷寒家」說這是特例,真是見鬼。連經方家祖師爺張仲景住在北方黃河流域,都替溫病做了定義,當作沒看到嗎?)你請你的醫師去翻翻傷寒論,有哪一條寫著,初得病便會咽痛喉腫的?完全沒有!既然沒有,那你還硬要套用「傷寒論」上的藥方,這不是在試藥害人?
       所幸,今日號稱自己是經方的名中醫師,就僅有倪海廈先生,其他的要不是倪先生自己幫他們套上,要不就是一些西醫轉中醫,僅學皮毛的醫師,甚至是網友自行歸類尤其是在大學裏教書的。絕大多數有口碑的中醫師,都不會設限的將自己歸類分科。若不放心的話,求診前稍稍詢問一下,或者打聽該醫師使用的藥方,大概就可以得到確認。
       學中醫的所擔心的是,一般人不求甚解。尤其在台灣,生了屬於熱證的病,懷著滿心期待去找自稱經方家的醫師。結果病沒醫好,沒死算命大。但從此對中醫失去信心,對中醫的發展就成了很大的傷害。
附註一下:『經方』這兩個字是幾百年前,中醫發展起派別爭論時,傷寒派醫生使用的名詞。幾百年後的今天,真要講「經方」,應該包含金元明清以來,中醫經典中所有前賢嘔心瀝血實踐記載的方論。現代人類移動迅速頻繁,如果只停滯自滿於千百前年黃河流域的藥方,要怎麼跟疾病打仗?
ps.驟聞倪海廈先生已於2012年2月份過世,「享年」59歲(上文是我2008年po的)。新聞稿引述自其家人,不是因為癌症,也不是意外事故。以一位中醫底子的人來說,並非特殊事件卻只活到59歲。遠低於一般人的平均壽命,其人其術必有疏漏需補失之處。在這世界上奮鬥的人誰不辛苦?別像西醫一樣,老是拿過勞當早夭的藉口。因病求醫的人好好思考自己該找哪一類醫生,才能讓您疾病得治、健康長壽。而頂著經方大帽子的醫師們,更應好好檢視這種不論地域天候如何變化,一味使用「傷寒」方子的方式,是否正不斷虧耗自己及患者的真元。會否哪天也同樣一覺見不到天明?

全站熱搜

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