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方家」這個三百年前用來做派別之爭的名稱,在接受完整中醫系統的訓練之下,早已經不該存在。僅僅抱著一千五百年前的幾本書,不屑一顧於一千五百年來至今眾「中醫家」的努力,誇大吹噓什麼病都能治。若使得一些懷著崇拜心情尋醫的病者,由於未能達到理想的效果,從此摒棄中醫那就真的太遺憾了--門派別是為了在做學問時,有個理論核心、主軸以利研究者遵循。治病時得多方參酌,絕不可以單一理論死抱不放。
       「海廈經方家」,在網路上有著一定的崇拜者。海廈經方家其定義為:依據「黃帝內經」為生理學,診斷學,病理學的主要標準。「神農本草經」為藥物使用標準。「難經」為針灸使用標準。處方是以漢朝名醫張仲景的傷寒論金匱要略中的處方為主。其實也就是"傷寒派",用個好聽些的名字,發表參雜許多誇大的故事,造成一般涉入中醫不深的人在網路上競相傳播。多數人絲毫不願意花時間好好去研究中醫,甚至連最基本透過自己的大腦稍稍思考一下皆沒有。盲目崇拜,人云亦云。接觸中醫若只到此為止,真的很可惜。
       說得太深舞文弄墨的,沒什麼意義。簡單的請問:張仲景先生是什麼時代的人?--東漢人,一千八百年前的人。以當時的交通來說。他一輩子走路、坐馬車能走多少地方?總是走不出黃河流域這東漢的疆域,也就是北方黃河一帶。所以傷寒論是在治什麼的?基本來說就是一本治被寒氣所傷,也就是感冒的書,所以才叫作「傷寒論」,立論感染風寒及其後遺併發證如何治療。單單治感冒及其衍生的病,就有113方。千年來,以之拯救千千萬萬得感冒的人。對比今日西醫以止咳、退燒、止痛藥,不治病而毒害大眾的假醫學來說(總是要大家打疫苗就可證明不會治),稱張仲景為醫聖並不為過。

       不過,無論任何學術絕對是後學轉精。後人承繼前人的經驗,加上自己的臨床經驗作改良,醫學才會不斷的進步。以今日來說,西醫用兩百年前、19世紀的藥給你,你敢吃嗎?用一百年前的機械幫你開刀,你敢開嗎?那怪了,怎會有人說,我們用一千八百年前的藥就可以治百病,後代眾多醫家的努力都不值一瞥?還說僅用神農本草經內的藥物就行了?說這話的人請好好的翻翻神農本草經,裏頭有多少藥物,在今日都有療效比之更好更迅速的藥物,甚至有些藥物講的跟畫符沒兩樣,給你你也不敢吃。沒有認真讀過,你又怎敢以訛傳訛四處誤導他人呢?缺德害人的事哪。即使是距今較近的清朝時期發現的藥物,現在有許多也被淘汰替換了。
       張仲景,受限於空間(北方)、時間(生命有限)。
自然他專長就是他畢生所選的研究科目:寒證系列疾病一些他臨床遇到,不屬於傷寒,又沒空去理出系統的,例如風濕關節痛、陰陽毒、瘡癰……就都歸類在雜病中。加上認識之藥物有限,某些藥物北方不生長,他也沒看過,所以許多僅標註治療原則而未處方。後世醫者才陸續找到、創建可用或更佳的方劑。

       今天我們住在台灣,距離張仲景居住地有數千里遠,我們生的病有可能跟黃河流域的人都一樣嗎?那時咱這裏是蠻荒中的蠻荒之地,有多少細菌、病毒、微生物由於氣候的的關係,跟黃河流域是完全不同的漸漸至唐朝、宋朝、元、明、清朝,疆界才真正有達到南方,因此至金元四大家,此時的中醫才能算是真正的發達。所謂的經方家卻摒而不用?豈非滑天下之大稽?

       我高度的懷疑,某些獨尊傷寒的所謂中醫師,根本就是懶惰,學術不精。很簡單,因為在中醫書籍中,傷寒論的六經傳變,最容易讀。尤其幾十年前的中醫特考,記熟條文就能通過了。許多拿到中醫執照的,可能連最基本的醫理都不懂。用想的嘛!國民政府撤退到臺灣不久,那時候的中醫人是什麼材料?多的是跑江湖或靠祖傳藥方的術士。怎麼能跟今日多大學以上甚至特考中有碩博士的人材相比?(中國大陸更糟,從前中醫被歸於「四舊」打壓,現在中醫師地位行情仍比台灣低落數倍。)
       能簡單、有憑有據、讓人容易明白道理,才有可能把人治好,才算是真正的中醫。很幸運的,生在這個時代,學中醫無論是走學院,走自學特考(民國100年已停辦),國家幫我們選定的書目並沒有門派之別。「內經」「神農本草」「難經」「傷寒雜病」以及之後宋元明清諸家獨到之著作,也都是要學的。自古貫今,每一本書都是前賢嘔心瀝血的著作,無論贊不贊同,皆無損其價值。好的我們繼承下來,加以實證記錄並改善。所謂善繼人之志,善述人之事。非學中醫者,能夠先理解中醫之醫理所在。行有餘力,幫忙宣揚開導,往往也能在不知不覺中,救人濟世。

ps1.岡子在考檢定考的時候,也是讀遍了「海廈師」網路上的所有文章。對他崇拜至幾乎「言必稱海子」(檢定考的內科只考傷寒論)。等檢定考通過,開始唸特考一段時間,同時拜師跟診之後……對於他的觀點就覺得有必要修正。他談西醫的部份大多是對的,但對於中醫有很多部份,確實偏頗。然而對於吸引一般人踏入中醫領域,這方面的貢獻倒也不能抹煞。也實在是在這炎熱夏天,碰到多位被「經方家」誤治的患者,所以才將這篇文章拿出來再做補充。
ps2.驟聞倪海廈先生已於2012年2月份過世,「享年」59歲(上文是2008年po的)。新聞稿指出,不是因為癌症,也不是因為意外事故。以一位中醫底子的人來說,並非發生特殊事件卻只活到59歲。若單以年壽來論,其人其術必有疏漏須補失之處。在這世界上奮鬥的人誰不辛苦?別像西醫一樣,老是拿過勞當早夭的藉口。因病求醫的人好好思考自己該找哪一類的醫生,才能讓您健康長壽。而頂著經方大帽子的醫師們,更應好好檢視這種不顧地域天候如何變化,一味使用「傷寒」方子的方式,是否正不斷虧耗自己及患者的真元。會否哪天也同樣一覺見不到天明?

全站熱搜

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