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後學並非不想給您希望,更不是不知道微顫聲調、緊蹙雙眉下所透露出,做女兒心裏的焦急、絕望與無助。「很難」,肝癌腹水如此嚴重者,多年來沒看過、甚至聽都沒聽過有治癒的案例。中醫一旦採用九補一攻法,就只是盡人事以待天命,十難有一生。真的要請您及家人做好心理及人事上的準備,在這最後或許不長的日子裏,儘量陪伴、傾聽,設法減低患者的痛苦,完成患者未竟的願望。

      一位朋友的父親,在慈濟醫院「放射治療」無效後,接受醫師的建議採用安寧照護走完人生最後道路。從檢驗出肺腺癌到離開人世,僅僅三個月。雖然不捨,但是患者少了許多外科醫療的痛苦,家人們也較能平靜面對,如此離開的人才有機會真正得到安息。

      健康只能靠自己。足夠的元氣、免疫力,才是抵抗疾病唯一的好方法。西醫的疫苗免疫學走的其實也是中醫「培本固元」的路子:利用人體自身防禦系統來對抗病毒。卻因為商業化、標準化量產,使得方法走偏,反而製造出更多疾病。

       醫生只能治病,不能救命。一位醫者面對眾多的患者,看慣生老病死後,還能夠有多少慈悲?當身體被疾病侵蝕至一定階段,神仙也難救無命人。「為什麼這個疾病惡化的速度如此快?一發現沒多久就嚴重腹水,西醫也都放棄救治?」這個後學無法回答。問您是怎麼發現肝癌的?「就突然吐血,然後去醫院檢查……。」很明白,疾病就是走到了這個階段,一點也不突然。只是我們平時太疏於注意身體的警訊。在吐血、未腹水之前,肯定早有許多狀況,只是一般的小病痛常被忽視,或者僅用消炎止痛一類的藥物壓住,未予以根治,最後的結果並不意外。

      您找的醫者還願意嘗試用九補一攻法搏一搏,在現代醫療糾紛四起的時代,別說已被西醫宣告無治的患者。一般的中醫師只要是癌症第二、三期的患者都不接。更別提某些只想上電視打廣告,專搞養生湯、減肥、疑難小雜證的三流水準中醫師了。

      也不是毫無希望,既云九補一攻,重點就放在那「一攻」之後元氣補不補得回來。所以後學之前曾有提過,重症患者機會大不大,就看他的飲食是否還可以。元氣的能量必須靠飲食來取得,也因此中醫非常重視「脾土」,脾胃在人身這個小宇宙就像大地一樣滋養萬物,土地若遭到破壞則萬物無以依賴,那就什麼都別談了。現在也只能靠患者的意志及天命,醫者及家人儘量做到讓大家可以無忝的接受結果,只求不要留下太多的遺憾。

全站熱搜

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