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莫在2014年的5月聽說了這件醫案,當時心裏為之高興許久,希望有機會能對過程有較完整敘述,以分享供大家參考。這一盼將近兩年,2016年3月,終於讓我遇到主角--已兩歲,很可愛的一個小男孩。

       真正的英雄是主角他爹,在「外敵環伺,四面楚歌」--嘗試中醫經驗不順利、小朋友病況危急、親人不同觀念的壓力、無能又自以為老大的西醫、法規框架……之下,還能夠堅定智慧思考,將兒子搶救回來。目前狀況良好,有這麼強的老爸,將來肯定也健康無虞。

       感謝提供當時的記錄,讓大家知道秉持正確醫理可以解決的問題;在某些掛名中醫,以及見症拆招不治病的阿西醫療處搞什麼鬼,相信必能嘉惠、鼓舞不少有緣的朋友:


中醫不要學,經歷這些事,身體不可能會好

       3/23 小兒開始發燒,不理它,中醫常說胎毒發散、長牙..都會發燒,正常。

       3/24 還是發燒,帶去澎X光說腸病毒,白頭翁散 480元。

       3/25 同樣發燒彭X峻沒說什麼問題,只說現在食物很毒,吃飯就好,一個湯藥一個散藥 2000元。

       3/26 阿公看不下去,趁我出門時把小孩偷偷送到長庚急診,醫生判讀直接送進加護病房 。醫生:小孩可能是敗血症右肺50%濃痰,左肺正常、白血球20000、發炎200、心跳210,血壓血糖都很高我忘了。加護病房醫生:用抗生素加利尿藥。我自己睡加護病房外……。非常難睡的一晚,輕微的腳步聲我就驚醒,很怕半夜被叫醒通知小孩要急救。

       3/27 小孩狀況無力但燒退。

       3/28 小孩狀況穩定但無神。

       醫生建議做全身性斷層掃描(需打顯影),決定是否開刀,但我拒絕,我又不想開刀,為何要做全身性斷層掃描。這晚比較好睡,覺得可能抗生素有效小孩退燒了。

       3/29(六) 一早護士打電話來叫我進加護病房,我就知道一定不是好事。醫生說明X光照右肺惡化100%濃痰,不馬上處理很危險,建議胸管放置被我拒絕(0.5cm傷口,小孩只要打一次針,可以每天抽),或是針筒抽痰(小孩每次抽痰要打一次針)。我只同意針筒抽痰,但打針抽痰時醫生發現濃痰無法抽出,太黏又只好放棄。今天無法開刀,六日外科醫生少,要等星期一,如果是昨天你們同意就可以馬上開,因為你們家屬遲疑造成延誤

       小兒科醫生:我們開刀會將壞死的肺切除,好的留下可以繼續使用,看X光照最壞的情況可能右肺剩下20%。我腿軟了,先同意做斷層掃描。西醫只能開刀處理,我無計可施去找某“江湖郎中“,到郎中那兒說:沒看到小孩沒辦法給你方子。通常寒溼所造成的病,打點滴的話病會陷得更快。我知道我沒時間想這麼多,我決定出院,反正要開刀也是星期一,我還有1天的時間可以為小孩避掉這一刀。到加護病房,2個護士+2個醫生嚴重警告我出院非常危險,還有3個護士在旁邊吱吱札札不知道說什麼; 

       一個娘娘腔的男護士一直阻礙我出院,要我說出那個醫院要收我兒子才能放人...。最後,外科醫生說最快星期一動刀,你們堅持出院就寫切結,搞了1個小時才給我簽,阿公叫我不要亂來,阿媽哭著叫我不要神經病,媽媽不知所措,這真的需要非常強的信念。剛出院才上車,社會局的狂打電話,確認家長是不是神經病,還好是打給小孩的媽媽。然後家暴中心也打來關切,是否有小孩受虐,小孩的確在加護病房被虐待很慘。 1小時到了楊梅找郎中,郎中說會沒事,煎湯藥二陳湯加減

       3/30 再度發燒,一帖中藥分四次用,小孩在家修養記錄呼吸、心跳、大小便量,全都不正常。小孩心跳太快、呼吸也帶喘,一直咳不停,半夜也會咳醒,晚上輪大夜,一直看著小孩的狀況。

       3/31 燒退,一早阿公阿媽求籤。籤的結果是去長庚開刀會有好的結果,小孩媽媽也同意,沒有人要違背神明的意思。又跟我吵了1個小時,我只好同意先到長庚檢查再說,一路上我只想著到醫院要怎麼把小孩搶走。小朋友到了醫院,先照x光抽血,又被打了8針抽血,因為護士找不到血管。忽然急診室醫生看了X光說右肺部已經好很多,只有30%的濃痰,不用開刀了。也不能進加護病房了,危險等級不夠。一般病房沒有了,要慢慢等,不住也沒關係,你兒子會好是因為我們之前為你們打了強效的抗生素開始生效。我:......(在你們加護病房住了3天,50%濃痰變成100%濃痰,一拔掉抗生素注射,抗生素就生效,你老師...),

       我帶著小孩用飛的跑出長庚,最好永遠不會再回來

       4/1 二陳湯加減,輕微發燒,眼神較正常

       4/2 香砂六君子湯加減,燒退、心跳正常、呼吸微快。

       4/3 香砂六君子湯加減續服,看到10天來的第一個笑容,真感動。

       長庚社工打電話來說發現3/31的抽血有金黃葡萄菌,可能引發敗血症。又到長庚拍x光片,這次的進步比較少了,同樣右肺大約還是有20%濃痰。 急診室主任前來關心,強烈要求我們住院觀查,說你的孩子還是很危險,很多問題不是中醫師了解的,我不同意又簽了切結書。 

       4/4 到郎中那報到,他說小孩子的胃太寒,要慢慢調養。開了四味科學中藥,香砂六君子、腎氣丸、四逆湯及腎著湯。

       小孩真的很討厭吃中藥,每次餵得滿頭大汗。我無法想像選擇中醫的療程,如果結果是負面的,我這輩子要如何面對我的小孩及家人的指責。如果選擇在加護病房開刀的方式處理,不論什麼結果,應該也不會有人怪我什麼。真的很感謝上天,天時、地利、人和讓我的小孩平安。


       標題「中醫不要學……」經詢問原作者:「那個意思指中醫很多觀念跟西醫相反,大部份的人也不太認同,執行起來就比較辛苦,所以身體就會不太好。……希望同樣的事以後不要再發生,現在儘量用中醫方式照顧家人,小孩比較容易執,大人還是很難……」。

       作者後來私訊直說不敢當上頭我用的「英雄」兩字,建議我拿掉相關幾個字眼。「我不刪!在我眼裏,你就是英雄!哈!」

       咱們不妨想想這醫療系統莫名其妙之處:「看到肺部痰多就抽痰!痰多只是個症狀,要找出身體分泌這麼多痰的原因,針對病因做治療才對吧!」「搞不清楚狀況,管它的!依照S.O.P,抗生素先下,即使病況變得更嚴重仍不認錯檢討,一味加重劑量!」「抗生素都無效後,又憑猜測硬要切肺,一旦切下去,是啦!可以存活,那是活多久?少了一大部分肺葉的小孩要怎麼養?將來人生還有希望嗎?」

       正如同作者文末所述,如果依照眾人壓力去做,無論結果如何都是輕鬆的。也因此,多少人受西醫要脅!恐嚇!於慌亂中簽下免責的手術同意書,葬送家人?相較之下,能夠一直堅定思考正確不妥協就是英雄,受父愛呵護的小孩眼裏必也一如是。


網友的留言迴響,證明這類受不正確醫療傷害情形並非個案(經同意後轉貼)

jhongyan  :

       看到這篇,真是心有戚戚焉,小女之前一歲多時也是常常生病,記得有一次也是莫名反覆高燒40度(期間有吃退燒藥),已經三天還不退燒,就帶去台北長庚,也是建議住院找原因(抽血驗尿驗糞便培養病原菌),於是就住院,期間也是點滴退燒藥伺候(打點滴期間尿布沒多久都是一大包,現在想來腎臟不知受損多少),到離院時,也是回說沒找到病菌(出院沒幾天有發高燒,被鄰床感染玫瑰疹)。另外有一次因為半夜嘔吐到國泰急診,被強迫照X光(那時候也是狐疑嘔吐為何要照X光),醫師解釋是S.O.P,最後也只是開了止吐劑和胃藥。所以之後我對大醫院超反感的。後來接觸中醫治療,發現這真是超適合幼兒的醫療,只要對證真的是快又有效。只可惜現在要找到好中醫(看過的中醫師都如版主講的中醫西醫化,用電腦選方,看診一次就用了六七方),真的很難,找到了也是超難掛號的。這是我覺得這是目前中醫的窘境。

陳羅珊:

       看了這篇實在心有戚戚焉,因為老大從小就是健康寶寶,所以我一直不覺得西醫有什麼不恰當,直到老二出生四個月開始被診斷為異位性皮膚炎,開始了我們在西醫體制下的漫漫長路,從抗組織胺開始吃,吃遍各式各類的抗組織胺,患部擦類固醇,始終不見好轉,還被醫生質疑是我沒認真給小孩餵藥和擦類固醇,但是上網看了很多資料,我開始覺得我走在一條不歸路上,

       就在一歲前夕,老二突然高燒到39度,而且整個人眼神渙散,趕快往大醫院跑,一進診間,醫師一看就說敗血症,直接辦理住院,我整個人傻住想說不是只是發燒而已嗎?再次詢問醫生,醫生只說了我說敗血症就是敗血症,ㄧ到病房,立刻抽了三管血,因為高燒,血管下沉,點滴也難打,好不容易弄完,報告也出來了,血液裏滿滿的金黃色葡萄球菌,敗血症無誤,就這樣抗生素上了點滴,五天後才退燒,以為可以出院,肺部出現痰音,拍了x光,肺部有痰,再觀察,患部處本來因為抗生素有好轉,突然臉部開始長膿泡,頸部潰爛,採集檢體,綠膿桿菌感染,因為連日的點滴,手腳也都沒地方可以扎針,醫生建議埋管在鼠蹊部方便點滴投藥,又這樣全身麻醉埋了管,在加護病房觀察一天一夜,後面就是抗生素和類固醇交互投藥在點滴裏,就這樣搞了21天才出院,出院醫生叮嚀要按時回診,我就傻傻地繼續回診拿抗生素和口服類固醇,漸漸的類固醇開始失效,不到兩個醫生又開了張住院單要我回家等病床, 這次我把這過去半年多來的醫療行為從頭看一次,這些行為都沒有讓我兒子好轉,甚至演變成住院會變常態(醫生強調點滴的類固醇可以維持比較久),下定決心離開西醫的醫療行為,開始尋覓中醫,一路上也是歷經各式中醫,到目前終於找到信任的醫師,開始治療約三個月,雖然稱不上痊癒,但是已經比之前狀況好多。

       實在是被西醫的S.O.P嚇壞了,撇開表面因為類固醇而暫時恢復的皮膚,原本住院前已經開始學走路的兒子,經過這21天的折磨,回到家只肯我抱著,牙齒也不長了,也因為吃抗組胺整天懶洋洋眼神渙散,直到狠心戒掉所有西醫醫療行為,就在戒掉口服類固醇一個月後一次長四顆牙,直到一歲半才又開始慢慢邁開步伐走路,到現在一歲十個月才開始講兩個字的詞彙,精神活力都好上許多,虛胖也不見了,雖然我們還是在抗戰,也還在為當初的治療付出代價,但我相信這是條正確的路~

全站熱搜

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