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過是一塊休耕十幾年約1,000坪的田地,整理起來需要勞力的活兒卻很多。它項不提,光除草就不輕鬆。我不是「環保烏托邦」主義者,自然會考慮使用殺草劑。常使用的殺草劑有三種:1.嘉磷塞(年年春、日日春)。2.巴拉刈。3.固殺草(glufosinate-ammonium)。各個藥劑的化學式及殺除草原理在網路上都有,所以不轉載,僅聊聊自己在田間使用的經驗--其中特別針對讓人頭痛的小飛蓬草與牛筋草測試。

DSC_1371.JPG

1.嘉磷塞(又名:年年春、日日春,2019年價格:500元/3公升):

       作用可使雜草由根枯死,配水比例1:150,16公升的噴桶倒一量杯100ml差不多,足以處理多數種類雜草。即使芒草、牧草等大型草類,讓其莖葉接觸足夠量後也可使之連根枯死。一般噴灑完約十日後才可見到枯黃。由於是連根枯死所以除草效果持久,但是對於牛筋草小飛蓬草即使濃度增倍至1:70也無效。

2.巴拉刈(2018年價格:300元/3公升):

       巴拉刈屬於接觸型的枯葉劑,可以的話,在噴藥前我會先用割草機掃過,把比較大棵、表面積大的雜草割短些,以減少農藥使用量。割草的工錢比省下的農藥錢要貴許多,純粹只是想少用點農藥,對土地友善點。個人之前(2019年之前)主要用巴拉刈對付嘉磷塞沒輒的草,例如小飛蓬草--我田裏及後山坡很多。下圖是用1:150的比例噴完第二天的狀況:

一比一百五十巴拉刈1.JPG

(前一天上午噴,次日下午即乾枯。)

一比一百五十巴拉刈2.JPG

(還能見到幾株綠色沒事的,這些傢伙應該本身即有抗藥性,所以它們的子代很可能就不怕巴拉刈。)

       「巴拉刈」的見效快,價格便宜,雖然不能將草連根除,但由於多數草類屬於一年生,只要趕在開花前將其莖葉部除去,就可大大扼止其蔓延。只是某些草類似乎容易出現抗藥性,岡子小小發現田裏有兩個區塊的小飛蓬草,用1:100的比例去噴(濃度加重囉)已經無效。巴拉刈噴在牛筋草上的效果也不理想,由於根部不死,沒幾天又會發芽再生。有以上缺點,加上政府已禁用這支藥劑,勸大伙就算農藥行有存貨也別貪便宜買回家。

固殺草( glufosinate-ammonium 2019年價格:1000元/3公升):

1.兌水比例1:100測試:

A.牛筋草:請看下頭兩張噴藥前後對照圖。噴藥後兩天可看出開始發黃,大概兩週左右乾枯。由於這支藥劑也具有連根除的效果,所以對牛筋草的殺除力,比巴拉刈強許多。

未噴前模樣.JPG

(噴之前牛筋草的模樣,上圖

固殺草牛筋二日.JPG

以1:100比例噴後兩天,如上。)

B.小飛蓬草:比例1:100對小飛蓬草不是很夠力,無法快速殺滅。噴完數日後看起來,只有葉片些微枯捲,如果噴之時已長有花苞的話,仍然能繼續發展至飄散種子。

一比一百固殺小飛蓬草1.JPG

一比一百固殺小飛蓬草2.JPG

(上圖2張:固殺草調水比例1:100,對小飛蓬草噴後兩天,僅葉片微捲效果並不明顯。)

b.改以1:50的比例測試,效果就明顯多了,大概一週左右即見乾枯。固殺草的成本比其它支藥雖然高出許多,但還是比人工拔草輕鬆太多。目前不知道草類對它會否產生抗藥性,今後視情形會持續記錄。

枯死的小飛蓬草.JPG

       現在一般雜草,包括大型的芒草、牧草、蘆葦,我用「嘉磷塞」來對付,有效且相對便宜,就是要等比較久這一點討厭。譬如蘆葦,常等到蘆荻搖曳了葉卻未枯黃--一旦結穗,種子照樣會飄散,因此看到有開花、結穗的雜草必須趕緊拔除,或者使用另二支藥劑處理。至於牛筋草與小飛蓬草,因為我用的是16公升噴桶,配100ml的量杯兩杯,比例為1:80,就這樣給它試試看,發現效果也不錯。懶得為不同的草分別調濃度,所以目前不怕「嘉磷塞」的草,我就使用「固殺草」兌水1:80去處理。

(註記:個人在農藥行買的固殺草1公升裝,400元。3公升裝的1,000元。而在農會販賣部問的,1公升750元,說他的濃度有17%,一般只有13%。然而事實顯示,農藥行賣的就很好用了,不須多花錢且製造更多污染喔!)

DSC_1370.JPG

沒騙我,農藥行賣的是13%,可是夠力就行,不用噴這麼濃啊!(而且貴那麼多)

       我當然知道農藥對土地、對人都不好,所以待大面積雜草處理完後,將沒種作物的地方種上地毯草,之後只要處理空白處新長出來的,殺草劑的使用量就可以大大減少了。

       另外要特別提,「嘉磷塞」是惡名昭彰的農作基改公司「孟山都」出的藥劑。基因改良作物的迫切問題並不在基改作物有嵌入人體基因、破壞DNA、RNA等遺傳蛋白的疑慮,而在於這些基改作物不怕「嘉磷塞」。原本殺草劑設計時希望只對植物有效,結果卻發現對動物的毒性也非常高。例如「巴拉刈」,人、畜喝一口就死翹翹。「孟山都公司」卻宣稱農作物上殘留的嘉磷塞,對人體「無大害」,你相信嗎?

       一般農作物噴到殺草劑會枯死,不太容易被我們吃到(乾枯的菜誰買?)。但是由於基改作物被設計成不怕「嘉磷塞」,所以大面積種植作物的農民為節省人力、增加效率,必然不分雜草及作物一起噴灑。所以基改作物上頭往往吸收、殘留多量農藥,吃多了肯定出現一堆奇病怪證。因此我反對基改作物,但是我並不反對殺草劑,任何東西包括毒藥物都只是一種工具,當初設計出來都有使用規範,搞清楚它的利與弊,安全有效率的使用它,就不會莫名恐懼,做事才能事半功倍。

全站熱搜

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